《妇女生活》读后感

更新时间:2020/6/29 22:34:00  手机版

  苏童的这篇小说《妇女生活》发表于1990年杂志《花城》第五期。创作灵感来自于他曾经看到的一份画着几个穿着旗袍的女子坐在船上要去春游的上海滩电影画报。这幅画带给苏童极大的冲击,于是后来他写下了这篇小说。

  苏童的创作视角独特,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被公认为是男权社会,在男权社会中,女性其实很少作为男权的对立面而出现,大多数作者在创作时,女性多半是作为男性的附庸,男性的一个构成部分而出现的。苏童选择这样一个特别的角度,采用了如此朴实无华的题目,一家三代女性娴、芝、萧在时代巨变之下的生活境况和变幻无常的情感命运带给我们来自内心深处最深刻的触动,当我们读完这篇小说的时候,不免感慨,妇女究竟该如何去生活?

  关于时间 

  小说中时间的记叙非常明白,年份的出现有着一定的寓意,一家三代女性的命运在时代的裹挟之下,涌向不可知处。

  1938年——娴的故事从照相馆开始了(上海沦陷)

  1939年——就这样从她们身边无声消逝了

  1958年——芝和邹杰的故事开始了 (大跃进时期,大炼钢铁)

  1972年——邹杰卧轨,家庭破碎(文化大革命)

  1974年——箫下乡工作,1976年回城工作

  1987年——深秋(“这一年许多青年妇女在打离婚,箫只是其中的一个。”)

  关于内容 

  《妇女生活》包含三个故事,娴的故事,芝的故事,箫的故事,三个人物是祖孙三代。

  娴在父亲去世后和母亲实在经营不下去祖传的照相馆,为了生活,娴不得不委身孟老板,做起了明星梦,当然只是南柯一梦,孟老板最后卷款逃到香港,带给娴的是日渐变大的肚子,即后来的芝。(沉迷于名利和虚假的爱情)

  娴对芝很少有母爱,反倒是认为是芝的到来打乱了她的生活。算芝命大,磕磕绊绊的长大了,还嫁给了一个工人阶级邹杰。但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育,虽然抱养了箫,芝却从此落下了精神疾患。(迷失于患得患失的爱情和琐碎的家庭生活)

  箫的成长也并非一番风顺,14岁时养父差点强暴了她,文革中上山下乡,为了返程,天天拿冰块敷膝盖,如愿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因此如愿返城在蔬菜市场的猪肉柜台卖肉,而且结婚生女了,但是夫妻感情不好,闹到了离婚的地步,甚至如果不是女儿的降生她可能都会杀了丈夫……(在矛盾之中成长为一个独立女性)

  故事到1987年结尾了,想象不出在这一年出生的箫的女儿将来的命运又该是如何演绎。

  关于主旨 

  通过一个家庭三代女性的爱情悲剧,突出了当时爱情对女性带来伤害的普遍性,告诫女性在婚姻爱情中要深思熟虑,理智克制。

  故事中三代女性是现实中不同类型女性群体的缩影,三代女性面对不同的生育情况及生育态度,也蕴含的女性主体意识显露的不同程度。从依附到对抗再到独立的过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三位女性不同的命运也可以看作是女性一生的三个不同时期,从单纯美好到敢爱敢恨再到理智沉着,在人生的遭遇中完成了自我救赎。

  三代女性的悲剧循环,既是时代造就,也有家庭和个人因素,如果单纯分析其中的一个因素都难免片面,所以既要纵向时代变迁下的她们,也要横向比较时代对她们的影响,才能真正去理解她们生活悲剧循环的原因。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如今的我们,作为新时代女性,该如何掌控自己的人生,如何对自己的人生负责,需要我们边学边思考。

 
图文推荐:
《追梦的孩子》读后感
读《傅雷家书》有感【初二】
《猎人笔记》读后感
《来古记》读后感
 
返回顶部建议反馈

CopyRight © 2020 www.duhougan.com 读后感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