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做后感游记 > 文章内容

山门的泉水

www.duhougan.com 分类: 做后感游记 时间: 2012-09-07 阅读: 在线投稿

  山门的泉水

  七月下旬,我来到了洞口山门。

  时值枯水季节,环镇的黄泥江小河,只剩下脚背深的水,生活在这里的百来户山民,从山脚筑坝拦氷,幵渠引流,清幽幽的山泉水,从几里路外,流迸小镇。

  涓涓细流汇集在坝里,不仅仅是浇灌良田,还给镇内山民带来极大的方便。,他们大多开渠让水绕屋一周,有的室内都开通了渠道,洗衣、洗菜,揭开盖板即可用水。水的流速,足可以冲动小型发动机。这样的住房,夏日格外凉爽,当得安装了“空调”。碰上涨山水,娃娃们忙着用竹萎在房里拦鱼崽哩。

  山泉和当地山民一样纯洁、善良。住在大山的老人多是长寿。除了勤劳的习惯外,他们还把功劳给山泉挂上一笔。说山泉能治病。并说有位好奇的年青专业户,带了水样去省城化验,肯定水中含有某种能治风湿病的放射性元素。

  黄昏,我们几个相约去寻找山泉的处女源。

  登上水坝,峡谷送来砗阵山风,驱散了徒步行走的疲劳。我们争先恐后,双手捧着凉津津的山泉水往脸上浇。然后,“咕嘟、咕嘟”地畅饮着这最纯净的泉水。啊哈,一口比一口甜哪!

  整个坝的水面不宽,由于水流很急,水面呈现出无数神奇的涟漪。夕阳为暗蓝色的水面披上了一层桔红的轻纱,显出黄昏大山区的静谧。

  这一潭水,似山村姑娘的明眸,清澈纯净,而又含情。激情的涟漪,似姑娘执着的追求,她轻吻着雪峰山脚的岩石。发出喃喃细语。在她碧绿的眼波里永远映出的是,日夜和她相伴的雪峰山。呵!只有大山才配当她情人。

  我们不满足山风抚摸,泉水洗脸。便跃入水中,尽情地浸润着,任凭山泉拥抱我,顽皮地吻我的额头。我充满柔情陶醉在这清静、恬美的境界……返程,我们从沿江小巷而下。青石板的小巷全是木质结构的平房,房顶盖的是杉树皮,俨然象走进了诗一般美的森林宫殿,这条小巷以竹蔑生产为主要副业。木房屋檐的横梁上,尽是一把把长长的细蔑片,整齐地搭放着。月光下,看着晚风吹动着细竹丝片,似吹动了华丽大厅里垂地的轻纱,人恍如走进神奇的梦幻中。我怀疑这屋该不是住着白雪公主甜七个小矮人。乳白色的月色弥澡着小巷。沿巷可见。女人,娃娃手中的活计是编织竹箩、竹篓、竹席子。男人们持刀,拉锅,制作竹床、竹椅〔竹架板。看到这些心灵手巧的山民,我想他们莫不是长年饮山泉的原因?

  出了这条小巷,便是以小商业为主的铺面相连的小巷,名叫蔡锷巷。巷子尽头有家豆腐店,据说蔡锷将军童年曾经生活在这儿,他的母亲就是以打豆腐为生,送他上学。用山泉水磨出的豆浆格外的鲜嫩可口。喝了山泉水的人格外灵性。蔡锷从三岁到十三岁,一定饮了不少山泉。

  脚边水渠的“叮当”声一直伴送我们到了招待所。我的手不由得摸了摸背在肩上装满处女泉的水壶。还好,水壶的盖可严哩。我舒心地望着天幕上眨眼的星星,心想:假如能在这办个矿泉疗养院,这盆景式的山门说不定会因此“誉满全球”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做后感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