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电子版 > 栏目列表

读后感杂志电子版

  • 淡妆浓抹总相宜—赏析《饮湖上初晴后雨》苏轼

    苏轼号称东坡居士,喜好研究美食,广交好友,喜爱欣赏美景,是一个很率真豁达的人,那年他在杭州任职通判的时候与好友一起在西湖游玩,恰巧遇上天落小雨,于是写下如下的诗句: 《饮湖上初晴后雨》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

  • 德国战车碾压英格兰

    德国战车碾压英格兰 目前比分是德国4:1英格兰,在剩下的十几分钟里,英格兰队只能祈求奇迹出现了!英格兰今天运气不太好!本来兰帕德的那个球已经进球门了,但裁判却判未进,可怜的英格兰,现在的英格兰已经不是小贝的时代了!希望下一届世界杯英格兰能走得更远...

  • 这一次蓝色并没有带给巴西好运

    这一次蓝色并没有带给巴西好运 这一次蓝色并没有带给巴西好的运气!相反却赠送给了对方一个球!巴西总是留给球迷一些遗憾,或许这样才能更加引起世人的关注吧!总之,希望下一界世界杯,巴西能在家门口获得冠军!加油!巴西! 背景:巴西输了2010年07月03日 00:06...

  • 夜市灯火

    夜市灯火 城市的四季总如绿色装扮的舞女,闪烁着绿意,婆娑着绿姿。看不见叶落,始终只有单一的香樟陪着四季的颜色走完春夏秋冬。也许直到有一天看到树脚的绿草变成黄花,才会觉得四季又走了一个轮回,着实分不清是秋天到了,还是冬天走了。一叶落而知秋,可...

  • 魇魔法

    魇魔法 柳长松,画油画,兼事写作。1973年9月20日生于淄博。著有《红楼覆痕》QQ719732319 赵姨娘与马道婆议论琏二奶奶时云:提起这个主儿,真真把人气杀,叫人一言难尽,我白和你打个赌,明儿这一份家私要不都叫他搬送了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这是以小人之心...

  • 探春与书

    探春与书 贾府四春元迎探惜(谐音原应叹息),她们的贴身丫鬟分别是抱琴、司棋、待书、入画,元,迎,探,惜,琴,棋,书,画,一一对应,通过这样的附带名记,表明了这些美好女儿的良好的教养与修养。 这里只说探春与其丫鬟待书的一点事况。 一般只说待书的书...

  • 途路之哭

    途路之哭 古人说人生苦短,看起来似乎不免消极;但事实上,谁又能说这不是人生的本质呢? 苏东坡高歌曰: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说人生三万场,即便是在医学发达的今天,也算是长命的了吧?一百年也不过才三万六千五百天,依坡公之论,三万场醉笑完,还不到...

  • 《读后感》杂志第八十一期

    《读后感》杂志第八十一期 2013-7-1 半月刊...

  • 神之子

    神之子 第一章 开篇 我叫沐云,人族人,职业武侠。武侠是族内的一个统一称号,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赏金猎人。 我的父亲叫沐野,在我尚还年幼的时候便经常听人说起关于他的一些故事。尽管这些故事在母亲的口中已经说了不下千百次了,但我仍就不厌其烦地听着...

  • 倾城醉 第十九章 害人是何人

    倾城醉 第十九章 害人是何人 午后,慕容府上。 慕容凝萱小心翼翼的进到了府中,府中的丫鬟家丁看到她都毕恭毕敬的喊着:小姐好。悉如从前一样,她心中有些好奇,他们不知道她上战场的事情吗?一想至此,她便问道:我爹呢?丫鬟答道:老爷去宫中执勤了。她点点...

  • 父亲

    父亲 陈步腾与老情人的关系 乌鸟的事情平息以后。陈步腾的老情人打电话给他要他前去晤面。似明似暗的关系缠绕住了陈步腾的身心:与她确立关系吧,她也有家庭,不与她确立关系吧,自己又和她有牵连。这种似明似暗的关系,允许别人带走她,允许她跟别的人同寝。...

  • 匡花坛小小幽默小小笑话(十一)

    匡花坛小小幽默小小笑话(十一) 假如我是总统 一个学生在作文中写道:假如我是总统,首先就开除教育部部长,因为学生的作业太多了。老师看到了这篇作文,在批改时写道:你别谦虚,你已经是总统了,班上的差生都听你的指挥,集体逃学。结果差生知道老师的批...

  • 消失的鸟儿

    消失的鸟儿 (一) 你相信爱情吗?我就这样自问自答。 我一直都相信总有一天会出现所谓的爱情。像我想象的那样,然后不用心情低落的一遍遍找着那些唱的撕心裂肺的歌曲。其实那样也是一种享受,不是吗?感动了别人,成就了自己。 我把空间里的音乐开得最大声。...

  • 那些,关于时间的故事

    那些,关于时间的故事 习惯性地泡一杯咖啡,然后站在床边,静静的看向窗外,那里,除了残败一无所有。 身后,电脑的光很无力的亮着,摊上我这么个性格怪异的主人,它,应该也很疲惫吧。 脑海中不时闪过夕然的文,她,该是怎样的女子,有着那么多的故事,写着...

  • 爷爷和村子

    爷爷和村子 如果我的爷爷还活着的话,应该九十七岁了,我没算错吧?没算错!他已经离开我们九十七年了。苏刚咽咽口水,把们字吐的很轻,生怕我会反对他,我只好低下头玩弄那根他递来的烟,表示倾听。 不过人死了,也就没什么了,你说是吧?他眨着眼睛,嘴唇左下...

  • 月光

    月光 晚风静静的从田野尽头吹来,裹上了一层淡淡清甜的牛粪和破布条发霉的专属乡下气味。晚风吹过那行站立在庭院前的笔直高大的白杨树,杨树叶婆娑的闪动,沙沙的声响伴着漆白色树干在纯净的月夜里消显。远处小坡上平整的打麦场也褪去了白天黄土的印象,只剩...

  • 生命之外

    生命之外 一 爷爷趴在床上痛苦的呻吟。小孙子看着那个已经被岁月逼的毫无退路的老人扭曲的面孔,躲在一边一声不吭。 爷爷得了骨刺。 他翻来覆去忍受不...

  •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1 高一前的那个暑假,我还是个鲁莽无知轻浮迷茫的懵懂少年,中考后无限沉溺于网络游戏中,无法自拔。 那时候无丝毫对初中三年的怀念与反思,更谈不及对高中生活的憧憬了,我只是一味地满足于眼前,放纵于眼前。 就如一个实实在在的乞讨者脱...

  • 珍珠姑娘

    珍珠姑娘 (一) 阿亮是一个青年的渔夫,他父母已经故去,一个人靠打鱼为生。他每天捕到的鱼并不是很多,只是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他是一个善良的人,相貌也还不错,只是由于贫困,到了娶亲的年龄还没有人提亲。 这一天,阿亮照例去海边捕鱼,第一网下去了,什么也...

  • 孤独

    孤独 真的感觉好孤独 心中若有若无地缠绕着 万般的苦 可是 却无处也无语倾诉 此刻 才真的明了 能说出的苦便不是真的苦 2011.4.10 或许 这是对我前世的报复 但罢了 罪恶过去后 相信会有福祉待着 只是 现在 我真的感觉好孤独 2011.4.12...

  • 《向你歌唱》

    《向你歌唱》 努力地饮尽最后一樽沧桑 我作别唐朝的泪眼 都为,吮平刺入你骨髓的那枚针烫 你说你不是水,却用水的温存 抹去了我,鳞片上的疤痕 你说你懂我的心,也只有你 用水的无形,以魂魄炼就的刻刀 在我紧蹙的眉宇之上 为我雕塑东方的太阳 当我以淡水的...

  • ·雪域行语

    雪域行语 爬上两条冷冷的钢轨 作别月亮也在夏天桑拿的北京 朝圣的额头悄无声息 已慢慢向梦境飘逸的格尔木靠近 金字塔一样砌堆的玛尼石 如夹在一座座高原与雪峰间的书签 用六字真言冥想的暗语 告知人们 格桑花开放的拉萨圣城 将停泊在你等待的泪花中 将草甸与...

  • 《我是鱼,你是我的水吗》

    《我是鱼,你是我的水吗》 不知前世欠了谁的痛 让唐诗的指尖戳破了我的心脉 咳喘了千年的血晕 还是步履蹒跚地敲击着胸壁 从时光的秋千上荡过来 寻求一粒安慰的种子 再植前缘 你是我的水吗 从悄无声息中走来 用那不能自已的一抱 把我的梦揽进你的怀中,暖融...

  • 《窈窕淑香,把你瞭望》

    《窈窕淑香,把你瞭望》 披了一身月色裁成的衣裳 染了古韵的风陪我走来 听惯了雨打桐叶的敲击 我的耳膜开始在筝音里发颤 丝弦袅袅,迂回缭绕 细细搜寻的,是你和给我的荣光 踏着七月的窈窕,拾级而上 爬上高挑的枝头 我用抱香的眸孔把你瞭望 期待中的你,究...

  • 作别昨天

    作别昨天 你走了便不再留恋 在与你相处的时间 都毁于历史的车檐 回忆深陷过往点点 我的昨天瞬息万变 恍若已走了一光年 再回不到那个起点 初次相识的那一天 记得你当时的笑脸 /此时却已无法寻见 心中没有任何沉淀 一切都只是一个点 昨天今天无法相连 今天昨天...

  • 中国的历史尘埃

    中国的历史尘埃 万里长城,千年不倒. 您永远铭刻的记号! 长江黄河,波滔汹涌. 您奔腾流淌的热血! 泰山朱峰,高耸入云. 您伟岸键壮的身躯! 回首历史,上下五千年, 总会有您熟悉的身影从历史长河中, 一步步徐徐走来。 您风华正茂,斗志昂扬。 扫六合一, 您...

  • 命运

    命运 当你终于不再对我反复关怀 垂询我所有的悲喜 温柔平淡的爱着我 我亦挥泪告别昨日 不再反复揣度你的脾气 小心翼翼地追随 时间变作溪水 静静地趟过我...

  • 问答

    问答 散落的野花,流荡的清泉 和偶尔散步的幸福 都不是热烈的 如果叨扰激动的幸福 只能去询问 神出鬼没的响尾蛇 一直绽放的 都不是平淡的花儿 如果你聪明绝顶 为何还要皱眉探索呢 你的满腹经纶 我只有哑口无言 送你一株小草吧 它一直都在微笑着...

  • 《它们》

    《它们》 生活,杯沿处一粒小米 苦难,悬崖边一滴清寒 大地,疯狂的始作俑者 贫穷,细腻而粗野的花朵 爱情,春天里第一口雪糕 草原,绿色的流动棺木 天空,撮一口小茶的心情 大海,破旧的老仓库 思念,就是被历史遗忘而消解的抽象的那一轮明月 泪水,酸楚的...

  • 《当代诗人和他们的时代》

    《当代诗人和他们的时代》 我们活在这样的时代 或许并不应该悲伤 往下看,是低谷 抬起头,是天空 我们活在这样的时代 或许来不及悲伤 就像电波,被迫抑制 黑色是整个时代的底色 时尚着、暧昧着 哈气,凝固在你的眼前 却看不见 看不见许多事情、各种物体 假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