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电子版 > 文章内容

论语学而篇第一章

www.duhougan.com 分类: 电子版 作者: 刘文松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论语学而篇第一章

  刘文松,男,昆明乡村特岗教师,一心修学儒释道,志在悟道布道。QQ123672461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学习是什么,就是学而后习之,缺一不可,因为没有温习,知识就会流失我们从小学了很多东西,我们记得多少?一方面是因为学习了无价值的东西,一方面是因为知识已经转化了。我们学到了,多少是值得温习的?

  扪心自问,我们学到了什么?我们只是被强塞了很多东西,真正的学习要有真正的老师,真正的学习必然是发之内心,是不是这样的?发之内心,不亦悦乎

  有朋自远方来,为什么高兴?远方有多远,从外省来?从外国来?从外星来?从外星系来?从无数佛世界来?从极乐世界来?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如果你凝望的星星上有人来看你,高兴吗?

  远方都来朋友,何况近处呢?如果远近都是朋友,没有敌人,这样的社会多好啊!不就是天堂吗?

  人的恐惧来自于有我,因为有我所以有他人,如何证明自我,很多人只能依赖他人的肯定。我们都有此毛病,人肯定我,我就高兴,人否定我,我就发怒,是这样吗?

  人可不可以不依赖任何人来证明自我?如何做到呢?进入无我之境,没有怒火及一切执著,这就是君子的修养,必定得解脱,莫作解脱想。思想解脱事,既是得解脱。

  论语学而篇第八章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一个不自重的人,他绝无威严。有一种修为叫不怒自威,而不自重的人不可能得到。有些当小领导的人,自我轻贱,和同事胡乱开一些下流的玩笑,这样的领导是不可能有威信的,别人当面怕他,而背地里却要臭骂他及他的父辈。一个不自重的人,别人也不可能尊重他。比如一个经常自卑自残的人,他在别人面前是没有威信的,别人也不敢尊重他。可以说,只有自重的人才能有威信,别人也才尊重他。一个自重的人,他是自知的,一个自知的人,他的学习才牢固。连自己都看得很轻,何况自己的学习呢?万千事务,唯做人为第一要务。地基不重,则楼层不固;做人不重,则学习不固。有没有发现那些作奸犯科之徒,大多放纵自我。一个放纵自我的人,其上层建筑再高也有崩溃的一天。

  忠是忠于谁呢?忠并不是忠于谁,忠是一种修养。当你的心安于“喜怒哀乐之未发”时,就是忠了,心中就是忠。信是什么?就是“发而皆中节”。忠信就是《中庸》里的中庸境界。圣人之道,其揆一也。我们的任何言谈事功,起心动念,其最终都要归于我们自己的心。你一切的作为也只是你心的示现,全人类的历史也如此,不过是人心的示现,好的坏的都是人心的妄为。无数的政客将和平视为战争的准备,其实人心是无法安于和平的。你能安于孤独空寂吗?我从这里就看到了世间的动乱。所以孔子一再的哀叹道:白刃人们可以毫不畏惧的去踩,而中庸之道却无人信守。

  “无友不如己者”是什么意思呢?很可惜,这句话的真意已经丧失了两千多年。如果孔子的意思是不要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那么谁能有朋友呢?人们会陷入不断比较之中,而朋友是用来比较的吗?“如己”就是如他自己,而不是如我。如果有一天,辣椒的味道变成麻的,花椒的味道变成辣的,那这个世界也就完全颠倒了。如果每个人都散失了他的自我,不再象他自己了,那世界也就无所谓太平与不太平了,因为那不再是人的世界了。所以孔子的意思是告诉我们,不要和散失了自我,散失了个性,散失了灵魂的人做朋友,因为他已是行尸走肉了。

  很多人害怕做错事,其实最害怕的是明知做错,却强加掩饰,不敢去改正。因为你一旦改正,就说明了你的错。而很多人害怕承认自己的错,他的心已经被扭曲了。静下来想想,我们是无过,还是过而惮改?是否童年时的过错还遗留在你的心里一直没有得到改正?你把一棵小树压下去了,它虽然也要生长,可是错误的聚集已经使它失去了方向。最大的危险是错而不认,最大的错误是错而不改。

  论语学而篇第十六章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社会就是各种关系的集合,我们活在关系之中。父母、兄弟、朋友、妻子、君臣(领导与下级),没有谁的人生是超脱了一切的。即使一个人离群索居,他也不能脱离各种社会关系,因为社会的观念依然在左右他,他还要与自身这个人发生各种关系。那么我们活在关系之中,怎样让这种关系变得愉悦呢?我所说的变得,其实不是改变原来的状态,而是一种回归,因为原来的状态被颠倒了。是怎样的一种颠倒呢?我们心怀恐惧,仔细想来,现实世界完全是我们恐惧的产物。我们恐惧别人不了解我们,因为我们习惯了在各种关系中生活,一旦各种关系忽视了你,既他们不再了解你了,你就会莫名的哀伤、焦虑、失落。我们的生只靠别人的肯定,我们的死也成了别人的宣判。归根结底,我们是害怕死亡,害怕它的寂静中空无一物。

  最大的不幸不是无人爱你,而是你不再爱人了。没有人了解你,你为什么不去了解别人呢?我们了解我们的父母吗?了解我们的朋友吗?了解我们的兄弟吗?了解我们的妻子吗?了解我们的上级和同事吗?我了解我的学生吗?心中无爱的人,自爱都不能,怎么能爱人呢?对别人没有爱,怎么能有心去了解别人呢?我们一切的人,谁敢保证自己曾仔细的看过星空、月亮、落日、云彩、花草树木?因为心中无爱,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司空见惯。最大的恐惧是我们心中没有了爱,恐惧是对失去了爱的惩罚。

  谁最了解自己?这是一个新的问题。没有谁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没有谁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孤独、你的悲伤、你的自私、你的自卑、你的嫉妒、你恐惧、你的残忍、你的贪婪、你的邪恶,这些你能让别人来了解吗?如果你想要别人了解你的不幸、你的喜悦、你的善良、你的慈悲,那你会真的不幸,你也不再喜悦,你也并非善良,你也不是慈悲。我说这些你都是自知的,我们要学会问自己为什么!

  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如果我们期望别人来了解自己,那只是因为我们的愚痴,只有自知的人,才是最明智的,去了解别人,才算是有智慧。

  论语为政篇第十一章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趁着火盆尚未完全冷却,享受着余温思索一下。刚才的熊熊烈火去哪里了?干材的坚硬一旦遇到火,它能坚持多久?大火一烧,何物能不化为灰烬?死灰还能复然吗?柴烧完了,而火却不灭绝,它留在何处? 这是多么寻常的事,却只有细心的人才能发现它的不寻常。寻常是“故”,不寻常是“新”。新与故本非对立,修养极深的人,能于极寻常的小事中,洞见极乐世界的美妙。你觉得水寻常吗?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老子说,上善若水。佛陀每在经典中以恒河而设譬喻。一个孩子说他听见小树生长的声音,我介绍他再去听听小溪的歌唱。如果我们对万物没有了感悟,只是日复一日的活在惯例之中,那么生命就失去了意义。因为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的否定和创造,而人心却容易埋没在无形的限制之中。为什么至高至纯的真理总是告诉我们“平常心是道”,又说“百姓日用而不知”?如果你以为道是高深玄妙的,那你已经远离道了。如果道没在日用之中,那么我们又到哪里去悟道呢?脱离“故”而去求“新”,你知道是什么结果吗?这就是“亢龙有悔”。因为故与新本非分裂之对立,如果放开树的根而去求树的枝叶,这不是很愚蠢吗?是故孔子在另一章说到,未知生,焉知死。很多人将其理解为孔子没有彻底觉悟的精神,其实所有分别对待都是随宜而说。“新”本在“故”里,“死”亦在“生”中,未知故,焉知新?温生而知死。

  所有的老师都是从众生中走出来的,又要回到众生中去。古今中外的圣人都是这样的,道不远人,得道者亦不远人。而常人常自远道,所以菩萨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以此观之,消极避世之人,必不是真修道者,消极避世之法,亦非真道法。

  论语里仁篇第七章

  子曰:人之过,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大路只有一条,而小路却成百上千,不可计数。真理只有一个,而谬误却成百上千,不可计数。

  谬误的根源在哪里?真有真理和谬误之分吗?每天,无数的念头在我们的脑袋里飞弛而过,白昼黑夜莫不如此。恐惧、嫉妒、欲望、愤怒、愚痴占据了你的心,各种价值观、某主义,某哲学、某宗教、某文化等将你捆绑起来。人们不断征服和占有有形,最终却受制于无形。

  你有无觉察过自己的意念,只是观察而不加进个人的意志?就像观察山川河流,雷电风云,不去干扰它。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静静地等待,看黑夜中的山头,慢慢的月亮爬上来,象孩子的笑脸一样照亮了整个黑夜。很多事,可不可以只是参与而不作主?象看电影一样观察自己的念头,你的心中迷雾不断升起,你只是不断观察,直到迷雾消散,看见整个虚空。嘈杂喧闹的车站,来来往往的是旅客,而车站并无来往;风云变幻的天空,来来往往的是云雾,而天空并无来往。人呢?头脑中的意念一日弛行千里,而心却无来往。“无来往”是何境界?这就是智慧和仁爱。唯有只是觉察而不征服与占有的人,他的心才是智慧的,从这种不执一物的智慧之光中,才能生出无限的慈爱。于是意故,《老子》言:“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也。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观自在也!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