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电子版 > 文章内容

三嫂子驯夫记

www.duhougan.com 分类: 电子版 作者: 霓裳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霓裳(本名:袁玉芳),1965年出生于湖北武汉,中学高级教师,武汉市作协会员,帅作文特邀编辑,爱读书、写作。QQ773740149

  三嫂子应该算是叫得响的公众人物,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牌坊村,不管老人、小孩,谁见了她都喜欢叫她一声三嫂子。三嫂子何许人也?莫非她有三头六臂、财富万千?!非也。三嫂子之所以名声很大,全因为她有一套独特的驯夫本领,那些小故事让人忍俊不禁。

  三嫂子虽然泼辣,却不是人们想象的河东狮。她为人善良,热情仗义,这是人所共知的,村里谁家有了红白喜事,都喜欢找三嫂子帮忙。

  三嫂子的母亲早逝。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三嫂子不到十六岁就辍学回家帮父亲干活了,尽管父女俩很勤劳也只能勉强度日。三嫂子二十岁那年嫁给了三哥,木讷内向的父亲虽然很疼女儿,却给不了女儿嫁妆,这让三嫂子觉得特没面子,好在三哥不计较,婆婆也很开明,拿她当女儿一般。

  三哥的爹是个病秧子,家里什么事是母亲说了算,这在万事都由男人说了算的牌坊村是个例外。三哥虽然排行老三,却是家里的独苗苗,老大、老二还未成年时相继夭折。因此父母拿他当宝贝疙瘩一样,三哥从小养成了一身臭毛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脾气也有点大。唯一的长处就是对父母很孝顺,尤其是父亲过世后,对母亲更是言听计从。说东他不往西,不管母亲对否。

  别看三哥其貌不扬,却有不少爱好,打牌、下棋、喝酒、侃大山……总之,通常是哪里热闹哪里钻。儿子出生后三哥也乐呵了几天,老老实实呆家里看孩子,三嫂子还以为三哥收心了。哪晓得没过多久,贪玩的他便呆不住了,三嫂子拿他没办法,婆婆说得对,三哥就是一长不大的孩子。

  孩子半岁时婆婆一病不起,这可苦了三嫂子,两个多月衣不解带伺候在婆婆左右。婆婆临终时把家里的钥匙连同三哥一起交给了三嫂子“闺女,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别看三是个男人,可他从小贪玩,没个正形,你好好管管他。”“妈,您好好养病,说这干啥?”“三啊,你可记住了,今后多听你媳妇的没错。”三哥不吭声,坐在在一旁抹泪。婆婆抓过三哥的手,“三啊,你答应妈,答应妈。”三哥望着母亲郑重点头“妈,我答应,我答应。”三嫂子因为婆婆授权,顺理成章地成了第二代掌门人。

  婆婆走了,三嫂子跟三哥约法三章,地里的活儿要干,孩子要带……总之要像一个男人样负起责任来。三哥毫不犹豫应承了下来。三哥的承诺不可靠,只要有啥热闹,他准会去瞧,瞧着瞧着就得跟人侃,侃起来就会没完没了,三嫂子的话自然就当耳旁风了。

  一天三嫂子去菜地摘菜,将儿子交给三哥。回来时,发现儿子睡在摇篮里,嗓子都哭哑了。三嫂子怒气冲冲去找三哥,老远就见村东的柳树底下围了一大帮人,“三哥,三嫂子来了。”有人递话。三哥乜斜了一眼,依旧是眉飞色舞的,“来就来呗,有啥奇怪的。”三嫂子子笑眯眯的说:“当家的,饭我已经做好了,你说累了吧,咱回家吃饭好生歇着。”三嫂子从前很少出来找他,三哥心里摸不清三嫂子葫芦里卖的啥药,不免心里有些打鼓,却还装腔作势嚷,“去去去,大老爷们侃,你掺和啥。”“大老爷们闲扯能当饭吃了?!”三嫂子杏眼圆瞪。“回去吧,回去吧。”大伙见状,催促三哥。三哥觉得自己丢人丢大发了。脱下鞋照三嫂子扔去,三嫂子偏过头,鞋落空了。“你现在回不回?!”“我就偏不回去,看你咋办?!”三哥高昂着头挑衅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说罢又扔来一只鞋。三嫂子拾起那双鞋往家去。三哥紧跟后面喊“放下、放下,你给我放下……”三嫂子不理会,三哥快步冲过去揪住三嫂子的头发,“我喊了半天,你聋了?”“我没聋。”“你要讨打,是不?”“你放手,你最好放手。”三哥揪的更紧了,三嫂子扔掉鞋扭住他的胳膊,一使劲,三哥措手不及倒了个仰八叉。“三哥,地上很舒坦吧!”众人哄笑,三哥涨红了脸,爬起来顾不得拍打身上的泥土,灰溜溜的回了家。

  从那之后,村里人对三嫂子刮目相看,三哥也不敢随便动手打她,还经常把“好男不跟女斗”这句话挂在嘴边。“三哥,你是斗不过她吧。”面对人家的取笑三哥通常是尴尬的笑两声。

  牌坊村地少人多,等孩子稍稍大点的时候,三嫂子让三哥去城里务工,尽管三哥不愿意离家,可禁不住三嫂子的游说。孩子将来要读书,你总不希望他像你我一样吧。为儿子的未来打拼,三哥哪有反对的理由。于是,三哥成了村里最早外出务工的一族。三嫂子在家也没闲着,除了种地,她还办起了养殖场。不几年,三哥的家大变样,最早在村里起了三层小洋楼。房子落成的那一天,鞭炮震天响,村人来道贺,说三哥有福,娶了个好老婆。听着村人的恭维,三哥心里很受用,想想也觉得这些都得归功于三嫂子持家有方,也就彻底服气了。

  春节过后,村里人闲散,地里的农活是没有的,外出务工吧,这年还没过完呢。闲得无聊,便有了大大小小的牌局。只要有人邀请,三哥准会凑角。有一次午饭后,三哥在村子里溜达,几个小青年邀他:“三哥,你看三缺一,来,搓两把如何?”其中一位敬上烟来。“那就搓两把。”三哥爽快地坐上了牌桌,三嫂子早上交代的事立马给扔后脑勺了。

  三嫂子让他去接父亲,过了好几个时辰也不见他人影,就推开小屋的门,看见摩托车在家,猜想他又去玩牌了。挨家挨户去寻他,三嫂子到的时候,三哥正全神贯注摸牌。三嫂子在背后用手指戳他“别闹,别把大和搅黄了。”坐在对面的小伙子将牌推倒:“三哥,今天散了吧。”“什么散了。见我要和大和了,就想走人,那可不行?!”三嫂子拧住他的耳朵“我叫你和大和,我叫你干嘛了。”“松手,松手。老婆,千万别伤了你的手,我自己来,自己来。”三哥自知理亏,嘻皮笑脸地撤离了牌桌。从此,三嫂子的名声就更响了。

  晚饭时,三哥讨好地对三嫂子说明天早上去接岳父来家。三嫂子白了他一眼,“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不务正业,不是乱侃就是玩乐。”“男人就好那口,吹吹也不损失什么。闲着也是闲着,玩一下就当是联络感情了。”“成天的东家长西家短的,有意思吗?弄不好惹是非。”“你教导的是。”三哥唯唯诺诺的。

  上中学的儿子开腔了,“妈,你看你,你知道人家都说你啥了?你也给我爸留点面子吧。”

  儿子的话让三哥窃喜,他瞟了一眼三嫂子,“儿子,你爸还要啥面子,里子都快掉光咯。”“你爸不是孩子,我管错了。”三嫂子说完,安静地放下碗筷回到了卧室。三哥觉得不对劲,放下碗筷对儿子说,“没你的事,好好吃饭。”

  三哥一进屋,看见三嫂子坐在床沿垂泪。走过去搂着三嫂子的肩,“老婆,你可别生气,我跟儿子闹着玩呢,你要是气出个好歹来,我跟儿子怎么办?!”“你就知道玩,不看看人家多大了,你都可以当他们爹了。你就是不长记性,你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以后,老婆的话就是圣旨,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一定遵旨而为。”

  也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爱听墙脚,三哥的话不几天就传遍了牌坊村。在村里,对三嫂子,女人崇拜,男人敬重。你要是想认识三嫂子,不妨亲自到牌坊村走一遭。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