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电子版 > 文章内容

今夜那里有鬼

www.duhougan.com 分类: 电子版 作者: 李阁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李阁,1988年生,新疆阿克苏人,西南林业大学环境科学理学学士,现在新疆从事水保类工作,喜欢读书、写文、爱好物理、化学,希望有有生之年可以出版一部深受广大读者朋友喜爱的小说。QQ785735677

  【引子】

  深冬,午夜,冰冷的停尸房在惨白的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凄凉而诡谲。

  深灰色的墙壁,一张一张躺着尸体的床,以及福尔马林刺鼻的味道,无不透漏着浓浓的死亡气息。这种仿佛不属于人间的气氛,终于让她清醒了过来。

  此时,她正站在一个停尸床前,惨淡的月光映在她的脸上,透露出令人发冷的白。

  “路飞,就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她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后,终于转过身来,缓缓地、如幽灵般的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停尸床,然后消失于这个寒意森然的黑暗中。

  她叫王静颜,在这里已经躺了一个多月,可是几分钟前,她却突然地从停尸床上坐了起来。

  【一】 死人来电

  正午,城郊大而豪华的别墅外,乌云遮蔽了整个天空,轰隆隆的雷雨声,震得人心神不宁。

  灵珊坐在这间超级豪宅的客厅里,想着路飞已经好几晚没有回来了,不禁叹了口气,随后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一条新闻,灵珊对新闻一向不感兴趣,正准备换台,电话却响了起来。

  她拿起话筒,喂了一声后,就听到对方的声音:“今夜那里有鬼,你快快离开。”

  灵珊的瞳孔因恐惧而放大,手像触电般的“啪”的一下扔掉了话筒。电话里的声音她很熟悉,那不是别人,正是死去一个多月的夫人王静颜。

  夫人明明就死了,为什么会打回来电话?灵珊觉得奇怪,扭头朝夫人的卧室看了看。

  “咚”

  就在灵珊望过去的那一刻,王静颜的卧室突然传出一声巨大的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被打翻了。

  那间屋子自从王静颜死后,就被路飞封了起来,现在那里面怎么会有声音传出?难道是······

  灵珊不敢想下去,她慌乱的拿起电话给路飞过去,可一遍一遍的都是正在通话中。

  莫名的恐惧使灵珊六神无主,她双手颤抖着,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打了路飞办公室的电话。然而,对方传来的却不是秘书小姐温婉的声音,而是一个·····

  【二】诡异的电话

  窗外,暴雨如注,偶尔的一两下电闪,使原本冷清的屋子更显得诡异。

  灵珊颤抖地抱着自己,蜷缩在沙发上,双眼紧紧地盯着王静颜卧室的门,身怕里面会闯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

  她这样的动作僵持了半小时,才回过神来,她怀疑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又因害怕拨错了电话号码,于是便翻出半小时前打到路飞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确认后,刚刚恢复正常的心跳,又加快起来。

  半小时前,灵珊在恐惧和慌乱中拨打了路飞办公室的电话,大约“嘟嘟”了半分钟后,电话那端便传出一个凄凉而陌生的声音:“你好,这里是明华医院的停尸房······”

  听见那话,灵珊吓了一跳,不等对方说完,就“啪”的挂了电话,然后双眼死死地盯着王静颜卧室的门。直到两分钟前,她才回过神来,可镇定了不到半分钟,就又恐惧起来。

  明明是路飞办公室的电话,为什么会打到停尸房?灵珊百思不得其解,可她却再也鼓不起勇气重拨那个号码。对停尸房她一直有一种忌讳的心理,再加上电话里那个凄凉无比的声音,令她毛骨悚然。她来到电话旁,打算再一次打路飞的手机,可她手还没握住话筒,电话就“滴滴滴”的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路飞打回来的,她既兴奋又慌乱地接起电话后就开始大喊:“路飞,快点回来,家里出事了,快点啊。”她刚刚喊完,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又听见了电话里那个犹如来自于遥远的天边又犹如来自地狱的阴森的声音:“灵珊,今夜那里有鬼,你听夫人的,快快离开。”

  灵珊因恐惧而拔掉了电话线,她浑身颤抖的缩在沙发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她被电话铃吵醒时,不禁打了个寒颤,电话线什么时候又被安上了?

  “滴滴滴”的铃声似着了魔般的响着,一声比一声急促,灵珊感到心惊肉跳,脸色苍白的她惴惴不安地不知道该不该接。犹豫了很久很久,铃声终于停了,可安静了不到十秒,那尖锐刺耳的铃声又响了起来,灵珊吓得双腿发软,惶惶不安地、迅速的再次拔下电话线。然后她又听见“咚”的一声巨响,从夫人的房间里传来。

  灵珊再也不敢睡去,打开电视将音量调到最大,然后蜷缩着身子,死死地盯着电话和夫人的房门,生怕它们再响起来。

  【三】心灵的忏悔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窗外的雨也停了,街灯点点,一片璀璨繁华。

  灵珊的心终于平静下来,眼看路飞又不会回来,她也懒得做饭,索性拿了桶泡面来当晚餐。她大口大口的吃着,突然,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她惊恐的扭头,然后看见了路飞,以及路飞怀里的妖艳的女子,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听见路飞指着自己对身边的女子说:“这是我家的保姆,灵珊。”

  路飞说完就拥着女子进来,然后朝着怔住的灵珊喊:“灵珊,来了客人,还不倒茶。”

  灵珊觉得委屈,倒完茶后,就满眼泪水地、怏怏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站在窗边。望着外面越来越浓的夜色,感到不安和羞愧。

  灵珊今年刚刚二十二岁,是这栋豪宅的保姆,她在这已经干了四年了,主人对她一直不错,尤其是夫人王静颜。王静颜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在嫁给路飞之前,是一位高贵的无人能及的富家千金。她初中时就用自己的压岁钱和零花钱资助了一对来自贫苦山区的兄妹,后来当她知道灵珊有一个瘫痪在床的父亲和两个正在上高中的弟弟时,又毫不犹豫的雇了她当保姆,甚至开出比这个城市一般的保姆高了两倍的工资,就连平时,她也从没有把她当保姆看,而是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可即使这样,灵珊还是背叛了她。

  就在一个月前的某个下午,灵珊未能经受住路飞的挑逗,她觉得路飞是个有魄力且能干的男人,无数绝色倾城的女子都对他投怀送抱,而她一个农村姑娘,没上过几年学,甚至认识的字也不多,能得到他的眷顾,真是上天有怜。可她做梦也没想到,就在她和路飞滚在一起的时候,王静颜却出现在他们眼前。

  路飞看见王静颜后,匆忙地吐了句“是她勾引我的”就慌慌张张地离开。而灵珊当时则想,无论夫人怎么处罚自己,她都会乖乖承受。可是王静颜看了她两眼后,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回了卧室。

  灵珊越想越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她想当夫人平静了,就去给夫人道歉。

  她来的王静颜的门前,有节奏的敲了几下。当门就被打开了,她看着面前的女子,吓得差点尖叫出来。只见王静颜披头散发的立于门内,表情冷漠,鼻孔里不断流出的血染红了身上的睡袍。

  灵珊彻底被吓坏了,她甚至害怕到忘记哭,只是像被定住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静默了许久,她才想起给王静颜止血。

  可王静颜只是拿过她手里的纸巾,阴阴地说了一句“我饿了,去买菜做饭吧。”然后就“哐当”一声,狠狠地关了门。

  灵珊满怀愧疚地买完菜做好饭后,就去叫王静颜吃饭,可她无论怎么敲门,门内都是静悄悄的。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抽泣着给路飞打电话,可是没有人接。情急之下她打了110,警察赶来撞开门后,才发现王静颜已经失血过多死了,而她身上的那件白色睡袍,也被染成了红白相间的花色。

  想到这些,灵珊不禁颤抖起来,两行清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对夫人,她至始至终都有一种愧疚,尤其现在,她发现自己只是路飞的一个玩物的时候,她悔的肠子都青了。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