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电子版 > 文章内容

狗的驳诘

www.duhougan.com 分类: 电子版 作者: 顺天应时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顺天应时,生于90年代,活在80年代,工作在21世纪。苟活十万大山,二十余年一回眸间成须臾。勉力求学,09年入读大专,担任学院南国文学社第12届社长,组织成立文学社论坛、人人网文学社等。并担任系部宣传部部长一职,负责书法书写教学、新闻稿撰写、新闻摄像等。自今略无所成,于大山小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为业。闲来无事,假作挣扎的幌子说些颓唐语,做些是非词,讲些真假话。好古厚今,师古贤,崇鲁爷(鲁迅),笔名觉一。QQ875895815

  天中的太阳挂着微风,一丝溜的和地上的泥尘戏闹,全然不顾我向他走近。我也并不因此着恼,只因这大街和阔路并不只与我一人使用。你不看见,前边一只黄毛杂着黑毛的狗亦走得安然么?

  今日心情不好,也不坏。有时候我会以为,其实我的心情和我无关。笑,并不见得我高兴的;哭,也不见得我是悲伤的;不哭,也不表示我不悲伤;不笑,也不表示我不高兴。这让我混乱,让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心情。这只狗向我走来,竟然开口对我说话:你好,人!它在向我问好呢。我是一愣,继而是恭敬的一鞠躬,恭恭敬敬的回礼:你好,狗。

  我时常以为我是了解狗的,并且为狗而感到深刻的悲哀和怜悯。狗,本来或许不叫狗,然而毕竟有了名字,却又因此背上骂名。譬如“狗奴才”“看家狗”“狗杂种”等,或也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还有一句便是“狗吃屎”了。我是怀着怜悯之心给予它充分的尊敬,以表示我的慈悲和宽容。狗又说话了“你叫错了,我不是狗。”我是大吃一惊啊!这怪异的惊奇不下于狗嘴里吐出象牙。于是我问“哪你是?”狗很直接的答到“我是人!”我的诧异瞬间变换为惊恐,便可叫目瞪口呆了。我是花了极大的力气才从思想的桎梏中挣扎出来,仔细的来想这样荒诞的事,用强制的淡漠压制使我冷静。于是,我说“我自以为是很了解你的,但也从来不知道你还有别的名字!”这狗似乎倒也不以为奇,然而眼睛里却表现出极大的失落,连着语言也是悲哀的气味,它说:“你不了解我。”我说:“那你是什么?”这狗及自然的答道:“我是人!”我是几乎要坠到地上,这惊异可下于午夜惊魂。一只狗会说话也就罢了,还说自己是人?看着它,听着它说的话,这使我感觉到我的无知是多么的深厚。这使我的心情沉入低谷,我有强烈的冲动想要了解它,了解真相。于是,我说:“那我要怎么样才能了解你?”这只狗忽然抬起头,用坚定不移的口气说:“你,来做狗。一个人,如果一直把自己当人,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只有你来做狗,你就知道到狗是什么,而人呢?你会更深刻的了解人,更清晰的认识人!”

  就这样,我变成了狗。而这只狗,他成了人。

  这条大街,弥漫着饷午的气息。烈阳正咄咄逼狗。我深出舌头,想要喘一口气,呼吸氧气和水分。前面一滩脏水,不知道是否混合了屎尿泥巴还有种种味道,如果我是人,我决然是不会底下头伸出舌头吸水了。但是,现在我是狗,我是及自然的低头。然而,尚不及我汲水,一瞅眼,我看见人——曾经的人,我自己,那个带着狗的灵魂的人。他正低着头,跟在另一个人的后面。他的头,低着,象只狗。为了乞食,低头。还会摇尾呢,我看见了。还会讨人欢喜呢!你不见他正满脸阿咿奉承的说话,说出违心的话,做出虚伪的表情。只是为了一口饭呢。啊呀,这怎么可能是我?我不是人么?我不是有骨气么?怎么可能做乞食的勾当?然而,他是人呢?还是狗?我是人呢?还是狗?看着面前的脏水,我碰触到水的嘴唇,蓦然只是觉得一阵恶心。肠胃一阵翻滚,心脏一阵痉挛,脑海一阵绞痛。我是人啊!或者,我我真的是狗?这可不是庄周梦蝶?该是蝶梦庄周?我不相信,我要是呼叫他,呼叫我自己。于是我张开嘴,呼叫。“汪汪。。。”我听见了,你也听见了,这不是人的话,这是狗的语言。这个人,一脸厌恶,眼里还有一小小丝的惊恐,他挥挥手,像是驱赶蚊虫:“戳,你这狗。”他赶忙的低下头伸出手捡起一块石头砸向我,还有满脸的狠戾,“戳,你这畜生!”我是赶忙的躲开,生怕这石头将我脑袋砸出豆腐花,生怕我的小命呜呼哀哉完了。我只是发出一声“呜呜。。。”然而龇牙咧嘴的夹紧尾巴,然而老远的回头狂吠,却不敢靠近。我如何如此的胆小?我不是人么?生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重要?然而我还是吠!我想要不吠,我想要不是畜生。然而,我还是吠。

  我钻进狗洞,我趴下。然而却不想,却想不出什么。我像只狗睡着,然而做出一些人的梦。我看见他怕死,我听见他发出人声的吠。我一阵惊恐,从梦里醒来。却发现,我是人了。我的手,我的脚却有分明的感觉到,毛手毛脚,黄色的毛,或者是黑色的毛。我打开门,阳光刺眼。一个人朝我走来,牵着狗,他抬起手来,嘴唇微张了。他要叫我么?我赶紧的关上门,像一个小偷,像一个罪犯。

  我怕,我怕他说我,是人!我怕,那只狗,要说话了。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