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电子版 > 文章内容

秋游

www.duhougan.com 分类: 电子版 作者: 张博学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张博学,男,十九岁,西安培华学院长安校区物流管理专业学生,对文学方面书籍抱有兴趣,博览群书。QQ561826536

  在绿园下车,纯粹是个意外。

  在西安已经几个月了,对地名还是相当的陌生。本来去个不远的地方,不曾想却坐过站了,结果又是看站牌又是焦急不安的等车。

  看看时间,已经三点多了,要去肯定来不及了;不去,又为这浪费了的时间惋惜。斜睨一眼,不觉惊喜起来——是所学校,当初来来往往倒从未注意到,真是个奇迹去吧,反正闲着,倒真是闲着。

  踱步而前,进门是千篇一律的升旗台,再往前矗立的是一栋巨人般的教学楼。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新意了,穿过楼底回廊确实开门见山的惊喜,放远是满眼的绿,是生命的绿,掩藏在钢筋水泥间的绿,是大自然的无私的馈赠,绿的缝隙间似乎有着波的鳞光。近的眼前,右边是一列安徽写生画展,有水彩的、素描的极富皖特色的充盈着古色古香的建筑。

  再向前,是条小河,河上架着座桥,灰色的褪尽了白的本色的桥。过桥,踏上座不像山的山,地上满铺的是枯黄的叶,踏上去莎莎作响。山上以松树居多,其他还有些不知名的树。我登上最高处,放眼有墨绿的湖,湖边是盎然的柳,柳树婆娑,下面是欢声,还有那纵横交错的乒乓的轨迹。

  我满心欢喜,轻快的穿过曲折的通往湖心小岛的长桥急切的想将她看个透彻。

  过桥,是个孤岛,三面环水唯一面有桥相衔,桥上情侣成对,岛上树木葱郁,一样的绿,一样的踏上去莎莎作响的枯黄的叶。突然一股沉郁的音调进我的耳膜,钻入心间,迅速盈满整个心房?我的脚步为这沉郁的音调寻觅,我看到了——是位老人,银白的发,清瘦的模样,仙风道骨的身形,微眯着眼用心的维护着这沉郁的氛围。我猜不出他的身份,或许是位老师,或许如我,一位无心的游者。

  前行几步,在离他不远处席地而坐,面前是沉静的波,有微风拂,惹起几丝涟漪。不觉想起冯延巳: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内心又为这狭小的波而惋惜,这波不比阳朔的清澈,不比秦淮的浓艳,更没有洛河的底蕴。可它到底有自己的特色,它的浓稠的墨样的绿,任你饱蘸一笔,在这沉郁的秋的肃杀中挥豪涂笔,尽展你横江的才气,抒发你快意的豪情。诗意匀和着殒声,稀疏的光影斑驳着浓绿的波影。嘎嘎——,湖水活了,黄喙白毛的生灵划过眼前,彻底济碎了眼前的宁静。我赶紧摸出望远镜,要认真端详这不合时宜的家伙。调焦,寻找。看到了,黄的喙,白的毛,游曳在浓绿里,身后是浅浅的波。我端详着,任它由眼前划过。嘎嘎——,又是一声带着秋的干燥的吟唱。许是注意到了,这孤傲的生灵不满的发了声牢骚。

  我的视线紧跟着它的踪迹,可一转眼——许是发了会呆,这孤傲的生灵便混入了它的同伴中去嘎嘎声此起彼伏,像是在大声的议论着什么,彼此之间相谈甚欢。或许刚才的它是位慷慨的演说家,正在对同伴诉说着今天天气如何的新闻。对此毫无兴趣的我只能尴尬一笑。

  镜头转向对岸,一排青翠的柳树相映成辉,再往下是常见的修饰性长绿树,只是缺乏修剪而显得不伦不类,像顽童乱糟糟的毛发。随着镜头,我注意到了一个女孩,女孩本来并无奇妙可言,但她临湖而立的身姿还是吸引了我十足的注意。一袭粉,长发披肩,模样可人,我凝视着,她临湖而立,从她手中近旁树下新摘的青翠的叶,一面摆弄,一面出神。浓绿的波,阴沉的天。

  这一刻,像是为艺术大师的有意为之。临湖的女孩,悲怆的殒声,一个无心而来的游者,本不相干,却在这一副天然的画景里融为一体。我瞬间惊呆了,脑海中空灵一片身在景中又脱离不得,到底是观众还是被观众,我没有了答案。诚如梦蝶,无心可猜。

  正像后来我走了。秋依旧,不多不少。一样的沉郁,一样的浓绿。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