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电子版 > 文章内容

《平凡的世界》中的爱情

www.duhougan.com 分类: 电子版 作者: 方东流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方东流,笔名寒鸦,1980年生,练过武术,玩过乐器,学过舞蹈,编过杂志。提倡低姿态高眼界的写作精神,将写作当成是为读者做传,潜心致力于实验性创作,擅长写荒诞现实作品。著有长篇“变奏四部曲”、《烂小说》及中短篇《凡高的早餐》、《迟到》、《黯影》、《血吻》、《把月光放进来》等数十篇,已出版长篇小说《双面男人》和《岛与城》。QQ505510954

  ▉写在前面的话

  很早就看到过这样的言论:路遥最感到骄傲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因为他的文学天赋有限,从而使得小说都有着过重的意识形态,现实有余、变化不足,守旧有余、创新不足,励志有余、揭批不足。 到底是不是怎样呢?

  路遥始终关注着国家和人们生活的变化或者说改变,作家的使命感促使他如实的反应这些变化。《平凡的世界》以1975年至1985年中国广阔的社会背景,描写了一幅当代农村生活的全景图。确切地说是描写了生活在黄土高原上的以孙、田、金三家为代表的人民的生活在这十年之间所发生的变化。

  路遥一生最佩服的作家是《创业史》的作者柳青,二人在写作题材上乃至艺术追求上都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跟柳青一样,他的创作心理始终缠绕着沉重的乡土情结,他始终深情地关注着土地上的农民的生存状态,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对中国农村的状况和农民命运的关注尤为深切。”

  当我捧起《平凡的世界》的时候,我就在想,读《平凡的世界》到底读什么?《平凡的世界》不平凡,正如《小城无故事》,此处题目所取反意。众所周知,人一生无非与衣、食、住、行打交道,《平凡的世界》中活着的这些人无非如此。想到这里,我当初对能否阅读下去产生了疑虑。

  但当我读到第二部,读到孙少平只身来到黄原揽工,经过一番折腾并尝到生活的辛酸,半年之后,在秋天一个细雨菲菲的下午,在黄原城市的电影院门口遇到田晓霞的时候,那一刻,我终于知道读《平凡的世界》应当阅读什么了。

  对,《平凡的世界》从写成之日到今天20年过去了,最为值得阅读的只有爱情,《平凡的世界》中能够不朽的也只能是爱情。至于那些发生在土地上的变化都已经属于过去,现在和将来仍会不断地变化着,唯有爱情永恒。

  如果仔细阅读过路遥的小长篇小说《人生》和中篇小说《在困难的日子里》、《黄叶在秋风中落》及短篇小说《杏树下》,就一定会发现,在某种不是很高的程度上,路遥算是一个写爱情的高手。我们甚至可以从他的这些作品当中推测出来,其实在不同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形象都来自一个生活原型。

  特别是《在困难的日子里》的吴亚玲和《人生》中的刘巧珍乃至《平凡的世界》中的田小霞。三个人物三个不同的名字,但有几点都是相同的。首先,这三个人物都是领导家的孩子(其中刘巧珍的父亲是大队书记,吴亚玲的父亲是县武装部部长,至于田小霞的父亲,官是越做越大,开始出场我们知道他是县革委会副主任,县上的二把手,后来升为地委二把手——行署专员,紧接着升为地委书记,在小说结束的时候他已经是省委副书记兼省所在市市长),家庭地位远远高于男主人公。

  其次,这三个人都非常高尚,思想也非常之前卫,同时总是年龄比男主人公小但却比男主人公成熟(《在困难的日子里》男主人公我叫“马健强”,《人生》男主人公高加林,《平凡的世界》中叫孙少平)。

  再次,这位同一个原型演变出来的女子,最终总是没有和男主人公走到一起。《在困难的日子里》没有写结局,《人生》中刘巧珍一气之下嫁了人,《平凡的世界》中的田小霞被洪水冲走了。其实这不难理解,虽然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读过关于路遥的任何只言片语,但我们很容易推测,田晓霞的结局应当就是路遥心目中的“她”即路遥用心良苦将其放到每一部作品当中的小仙女。

  言归正传,下面我将细致讨论《平凡的世界》中的爱情。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