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桔子飘香时节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梅望香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梅望香,生于1974年,平素喜欢读书写字,偶有文字见诸报刊杂志。QQ497336883

  广东的四季总是一个样,尤其对于我这种没有时令感的人,更察觉不到广东的春天什么时候来的,夏天什么时候走了。但广东的秋天,却特别醒目,我说的醒目并不是广东的秋天就是像家乡一样落叶满地,枯枝瘦水的提醒了你,而是有一天,你走上街头,空气中突然就有一种香甜的浓郁的气味直往你鼻子里钻。闻香寻去,你会发现水果店里,小贩的推车里,金黄的桔子堆成了一座座小山似的在卖。一个女孩走过去,手里提着一袋金黄的桔子,一个女孩从身边走过,手里正在剥着桔子皮,桔子皮上那黄色的小水珠立即炸开变成了雾气散发了出来,桔子皮特有的香味就在空气中散开来……。桔子,这金秋的使者,就这样提醒你秋天来广东了。

  我特别喜欢桔子散发出来的香甜味,让我沉醉。更喜食这价廉物美的水果,花上三五元钱,便可以提上一袋桔子回家,摆在餐桌上的水果盘里,诱人的金黄,香甜的气味。拿一个在手,剥皮,皮上黄色的水珠儿的香甜味儿直往你肺腑里钻,我忍不住把桔子皮贴近鼻子,深深的吸着它散发出来的特有香味儿,让它钻进全身每一个细胞里,好让自己也拥有了桔子的香气。再瞧手中剥去皮的桔肉,饱满,丰美,橙红的桔肉,饱涨满了汁液。扳下一瓣放进嘴里,冰糖一样的甜味儿就钻进你心里去了。

  满街金黄的桔子,浓郁的桔子特有的香甜气味,带给我幸福味儿。让我想念起屋前屋后、满山满坡都是桔子树的故乡,忆起桔子给我的幸福时光。

  在我还小的时候,村里的父老乡亲把种菜的地栽上了桔子,山上开荒,屋前屋后都栽满了。放眼望去,一片浓墨的绿海,住的房子都被桔子树给围住了。夏天,桔子树开出白色的小花,浓郁的花香弥漫了整个小村。扬花结果后,树杈枝叶间枣子般大小青皮的桔子渐渐长成拳头一样大。皮儿逐渐泛黄,越往十月里走,那黄就越透明。熟透了的桔子是透明的金黄,挂在树杈枝叶间,像一个个喜庆的小灯笼,又像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山岚吹过,空气中飘荡着桔子的香甜味儿。我们这伙嘴馋的小孩子,早早在桔子青皮儿的时候就摘来解馋,结果酸得直叫娘。桔子一定要等到金秋十月,才算熟透了。早有经验的我们,会爬上树,摘那树顶那个儿最大,皮儿最薄,色泽金黄金黄向阳最好的那些桔子,拿来比比谁家的桔子最大个,最甜劲,一尝为快。桔子熟透了的时候,大卡车,拖拉机突突的开进村子,堵在园子路口,一车一车的运往别处。贮满桔子的房间,门一开,桔子像水一样流敞出来,滚得到处都是,人都要踮着脚弹开,怕踩着了。乡亲们交涉着买卖生意,笑呵呵的乐着,盛大的丰收里滴了酒,醉的。

  父亲还会用板车拉着没卖完的桔子上给县城那些卖水果的小贩,有时我会央求跟了去,父亲有时会乐呵呵的应允带了我同去,我便像获得了特别的奖赏似的别提有多开心。小孩子的心其实是最容易满足的,也最容易感受快乐和幸福。只要大人不板着脸,或者应允了一个小小的要求,便会有莫大的快乐。上坡的时候,我会使劲的帮父亲推一把,小脸涨得通红,但并不觉得累,因为心里是快乐的。下坡的时候,父亲就让我爬上装满桔子的板车,坐在板车沿边上拉着我。到了县城,人来人往,吆喝声声,我好奇的东张西望,可以看到很多山高路远的村子里看不到的新鲜东西。桔子卖完了,父亲还会拉着我去小馆子里吃一碗二元钱的热干面,拌着芝麻酱的热干面香气扑鼻,馋得我直吞口水。多年以后,我再也吃不出童年那碗热干面的馋劲来。回来的路上,就轻松多了,父亲拉着我一路小跑着回到家。其实一趟下来也就卖个五十百把元,生活的艰辛是我这个年纪体会不到的,只要桔子卖完后父亲笑呵呵的一脸轻松,一路乐呵呵的和我说着话,我也就跟着父亲一样开心的。而我的快乐却更透明清澈,因为我童稚的心是单纯的,没有生活压力的担子。

  父亲还会把一些没卖完的桔子贮存起来,待到年关再卖。没什么文化的父亲,自有他贮藏桔子的经验。父亲把桔子埋在风车筛过的扁谷里,堆在一个通风干燥的屋角,用防晒布盖住。或者在贮放苕种的地窑里铺上稻草,桔子用粗纤维袋装好,放进窑洞里,然后将洞口封住。这样贮存的桔子不会干枯糜烂,还是黄灿灿的皮儿,汁液清甜。趁年关取出来,就可以卖个好价钱。过年了,人人都喜欢讨个吉利,桔与吉同音,自然好卖。小小的桔子就寄予了人对生活美好的愿望了。

  要是你路过桔园,刚巧碰上主人家在摘桔子卖,你驻足在园子门口与主人搭讪,称赞主人家的桔子好,主人定会邀你进园尝他们的桔子,末了还让你提上一尼龙袋带上。她们是一定不会收你钱的。纯朴的乡亲,是好客的。日子虽然贫穷拮据,对自家栽的种的东西,是大方的。

  桔子给我的记忆是快乐的,幸福的,虽然这快乐幸福里也掺着生活的艰辛。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