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词中读纳兰——试借词作解读纳兰性德的形象与魅力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水果篮子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水果篮子,1988年生,大学刚毕业不久,曾经在《杭州》杂志社做过实习记者和编辑。现在从事的是运营策划工作。QQ944579487

  摘要:纳兰性德,是清代词坛上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他出身在一个天皇贵胄的家庭里,却感叹自己是“人家惆怅客”;他虽满腹才华,志向高远,但又厌倦官场的庸俗,“常有山泽鱼鸟之思”;他的创作求真、求纯,虽不华丽耀眼却能深深地打动人心,他短短三十一岁的生命却化成了词史上的一曲惊叹。

  关键字:纳兰、惆怅客、鱼鸟之思、真纯

  他,一株清代词坛中独领风骚的文学奇葩。王国维对其不吝赞扬之词,认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而周颐更有过之,称他为“国初第一词人”。他,纳兰性德,清代横空出世的旷世才子,究竟用了怎样的笔墨书写了这短短三十一年却精彩的人生?

  一、纳兰其人:“我是人家惆怅客”

  “我是人家惆怅客,不是人间富贵花”,发出这样感叹的纳兰性德却出生一个满洲贵族之家——纳兰氏。这是一个天皇贵胄的家族,为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家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纳兰的父亲明珠是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而母亲则是英亲王阿济格的第五女。这样的背景,使纳兰性德一出生便拥有了一个繁花锦簇的前程,然而,命中注定,纳兰将是与众不同的。

  纳兰性德,又名容若。他从小就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骑射诗文无一不通,自17岁入太学读书以来,18岁中举,22岁高中进士。由于他的才华出众,深为康熙帝所看重,屡受提拔,直被被封为御前一等侍卫。

  然而以上种种均为有史可参的资料,我觉得要了解纳兰其人,还是要在他的词中探索。

  在那深受三纲五常浸染的明清时代,纳兰性德可以说是一枝独秀,屹立在词坛之巅。刚开始欣赏纳兰词时,我只惊叹于其词的绚烂,而慢慢咀嚼之后,我才读出了这位“人家惆怅客”的个人魅力。

  虽然,纳兰在诗中自翎为“惆怅客”,但在生活中,他必是一个胸襟开阔、飞扬灵动的才子。不然他怎写得出“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长相思》)的大气,怎想象得出“万帐穷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的壮阔,怎描绘得出“银河亲挽普天一洗”的清新,而一句“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更是问得普天之下的文人瞠目结舌,也问得我不禁黯然伤神。但就是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词人,他在履行侍卫工作时,却非常的谨小慎微。纳兰的诗中就常流露出一种护驾的谨慎之心和身为侍御的恭敬之情。“平堤夜试桃花马、明日君王幸玉泉”,表现的是他为君王试马备鞍,尽劳尽职;“夜阑怕犯金吾禁,几度同君对榻眠”表现的是他护主心切又恐惊天子的诚惶诚恐。另外,在词中,纳兰的性格特点得到最大彰显的便是他的情感细腻、用情至深,想必这也是他的“惆怅”之源吧。纳兰的一生是痴情的一生,也注定他要为情所累。相传,纳兰性德有一青梅竹马的表妹雪梅,雪梅才貌双全且与他情趣相投,但是不幸的是,她后来被选秀入了宫,对纳兰的打击很大。纳兰曾在一首《采桑子》中写道“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不知这诗中的情思是否源于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恋。而后纳兰的痴情又投入到了他的夫人卢氏身上。由于纳兰常常入值宫禁或随皇帝南巡北狩,使这对少年夫妻两人聚少离多,纳兰只好把这万千情思寄托在词章中。他的《长相思》就是如此:“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可见纳兰在感情上是一个至情至性的男子。

  二、纳兰其思:“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出众的才华、显赫的家势,平坦的仕途都使纳兰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然而,深深吸引我的除却才华之外,还有他高尚脱俗的思想。“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可以说是对他思想最好的概括了。

  纳兰身处政治权利的“广厦”之中,深受帝王重用,是人人羡慕的英才少年,然而他却厌倦官场的庸俗和侍从生活,无心功名利禄。纳兰的内心深深地渴望能像“山泽鱼鸟”一样自由独立。他这种的思想也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诗词创作中,他认为创作不应受到世俗观念与传统的束缚,提倡创作应要“个性化”。纳兰在观念中深深排斥一味泥古、临摹仿效的诗文创作。他在《原诗》中曾这样评价当时的文坛:“十年前之诗人皆唐之诗人也,必嗤点夫宋;近年来之诗人皆宋之诗人也,必嗤点夫唐,短子观场,随人喜怒,而不知自有之面目,宁不悲哉?”这真是少有的真知灼见,寥寥数笔,便点出了中国数千年来文化痼疾所在,也说得当时文人顿时灰头土脸,再无神气。从他的话中,我们可以知道纳兰是一个清醒的文人,只可惜生活在一个“众人皆醉”的年代。

  纳兰的思想还表现在他拥有和“山泽鱼鸟”一般的真性情。而“显性灵、载真情”这也正是他向来的美学思想。正如王国维所评的“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一样,纳兰的词中总深藏着沉甸甸的情感。对于友人,纳兰非常的仗义,“以之为肺腑”。纳兰在《金缕曲•赠梁汾》中写道“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可见他对与梁汾的深情厚谊。梁汾就是清代著名词人顾贞观,两人由于词风接近、心性相合,一见即有相识恨晚之感。而对于这种感情,纳兰很恰当地融注在了他的诗词中。对于爱情,那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是对爱人的强烈思念之情还是对亡妻深挚的哀悼之情,在纳兰的诗中都表现得刻骨真诚。“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孤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这些都是让人一读便难以忘怀的情诗。

  三、纳兰其词:“当时只道是寻常”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这是纳兰脍炙人口的名句,讲述的是以前看着平平常常的“惊春睡重”、“泼茶香”,现在回忆起来,却是那样的令人难忘。其实这也是纳兰词给我的感受,初见并不起眼,却往往感人至深。

  最初喜欢纳兰性德是因为他的那首《木兰辞•拟古决绝词柬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首诗让我感叹于纳兰的情感细腻,它并没有华丽的辞藻,绚丽的铺成,初看并不美,但却字字打动人心。是的,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恋爱的两人间只有刚相识时的“惊鸿一瞥”,那样子,在对方心里的形象就应该就会是最完美的吧,就不会有相处时的不断争吵,也不会有不断的失望与伤心了。如果班婕妤知道这个道理,也许就不会拒绝汉成帝同乘撵车的邀请,也不至于有“西风悲画扇”的苦恼了吧。而现实的爱恋毕竟不能如此,谁又能清醒的认识到,在经历了“初见”以后,就会发生变故呢,相恋虽甜,但能持续的时光甚至不如“花容久”啊。于是就有人开始埋怨了,“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但是又能如何呢,只是徒增惆怅罢了。纳兰的这首诗十分恰到地表达了这种情感,用最平淡真纯的语言,阐释了最复杂深刻的道理。

  纳兰词的简单真纯,也使他的词广受人们的欢迎,但是“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是把最刻骨的情感化在这平淡的字里行间了。《画堂春》就是这样一首感人至深的情诗,“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消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桨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这首诗诗是纳兰怀念亡妻卢氏时所做的,与自己情意相投的妻子天人相隔,纳兰心里痛苦无比,于是他悲愤地问天,我们原本是天生的一对,为什么还要被这样生生地拆散呢?我日夜做梦梦到爱妻却无法靠近她一步,纵然现在三春胜景,对于我又有何意义呢?这首诗中仍旧没有浓墨重彩的表述,但却把自己的感受描绘得淋漓尽致,也让读诗的我们为之垂泪。

  真是“愁无限,消瘦尽,有谁知?”,“寻常”之诗不寻常。

  这就是我所知的纳兰性德,那个诗情横溢、为人真挚、个性真纯的男子。不必翻阅史料他的词就是他一生最好的注解。他用那短短的三十一个春秋换得了一代代人的惊叹,在词史上,纳兰也许并不是站在最顶端的,但他绝对是独特的,无可复制的,他是人们心中的一个“惊叹号”。也许,现在就有人在某处吟诵着他的诗:“此恨何时已,低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