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别去碰它,花瓶已碎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沈然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沈然,我是一个吃货,既喜珍馐香兰,又好漫卷好书。我的文章都是用心写的,文章与本人的差距决不会像戴望舒那样迥异,我心中的缪斯有数十位,以余光中和王尔德为最。英国作家贝洛克有一句谐诗 ‘HIS SINS WERE SCARLET, BUT HIS BOOK WERE READ’,我同样畏惧哈德斯,但我不求历史的巷角留下我黏湿的跫音,只求永远读下去,写下去。但愿深秋之时有一张叶角毕呈枯脆欲断的红枫书签把我铭记。QQ359286512

  最爱巴那斯派的一首诗《花瓶》,是普吕多姆的。

  “花瓶被扇子敲开缝隙,马鞭草正在瓶中”,仅轻轻一碰,花瓶便悄悄碎了,这如人说的“这个微小的创伤,任何人都还没有觉察,别去碰它,瓶已破碎。”

  诗到此时并未戛然而止,但聪明的你定已猜透三分;是啊,人的情感何不如此,一个细微的创伤,表面上完好无损可内心深处却已烂根。

  似乎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孩子与母亲相依为命,也许是父亲早逝的缘故,孩子的心特别敏感。当母亲到宿舍去取落在孩子身边的手包时,出于下意识的警觉,她检查一下钱包。母亲又匆匆地走了,孩子却受到了莫大的伤害,跳楼自杀了。

  也许对于母亲而言只是为了提防一下来宿舍光顾的贼,但对于孩子而言,这是一种怀疑,一种不信任,是来自于他生命的依托——母亲。

  瓶已碎,莫去碰它。生活中,有多少细微的举措,会无形间给他人造成生命的创痕;又有多少人,默默忍着,不顾瓶将碎裂。

  记忆中,是那个散发悄吟在黑暗中的女子,独守着忧郁空虚的心;她叫三毛。三毛,一个注定流浪的名字,像撒哈拉戈壁上的沙砾,轻轻地把“陈平”这两个字带向远方。她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却总信仰着远方。因为在她内心中,已承受了太多的幽愤;也许,她没有三闾大夫为国而懑的壮情,亦无鲁迅悲哀国民性的伤感,更不消说太太多多的漫步在中国文化苦旅上的求表开源的文人,什么任途什么国家皆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女子,一个人,一个拥有自己的会思考的拔涉者,一直缓缓地迷茫地走在自己不知现象虚构出的精神归宿——“故乡”。也许,那个故乡就是盛放她心灵碎片的地方吧。

  一路上,收藏内心慢慢剥落下的花瓶碎片,这是一个滴血的身影。

  我想,三毛的悲剧是一种萨福式的自爱,也是一种绝望。挣扎于内心的苦暗,心中的碎片又怎能复原,她一定尝试过自救,而且一定走出了惊人的血泪。然而,和那个追求同性之爱为自我性情辩护的女诗人一样,都终摆脱不了他人的影响,寄生命的最后一缕希望于他人,或是渺无望的精神归宿,这终由内而外使花瓶碎裂,且碎成粉墨,无影无踪。

  然而,三毛,萨福都是伟岸的,至少她们在忍受中寻找自我,而不会像更多的可怜的平庸人在斤斤计较中撕扯自己的创痕,互碰碎裂的瓶身,这一点上,我更喜欢易安居和李清照。

  同是夜阑茶尽时,我偶读李清照“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一句不觉壮烈悲惨,这诗是在《凤凰台上忆吹箫》一词后读到的,便更觉苍凉了。无法想象,一个身穿两朝风云的女子会在丧失之后立刻将失去爱人的痛转化为国家苦难的悲、恨;遥想黄花堆积时无复吹箫人,只恨无项羽,这是多么壮烈的碎裂。我欣赏李清照,能不畏世俗,坦露只把青梅嗅的娇羞,雪腻酥香的冰肌艳骨;我欣赏李清照,能大胆追求,守寡之后勇于再嫁,再嫁之后敢于离婚;我赞叹李清照,能傲骨铮铮,在战火中保藏金石,丈夫遗稿,为国而忧……一个烟云四起的宋朝沉默了太多,但它却成就了这个杰出的李清照!翻开《金石录》打开《漱玉集》,那是谁在凄凄悄吟,能震撼千古,光耀世界。

  这大概就是更多记住李清照的原因罢,同样是碎裂的瓶身却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升华,将小我之爱转化为国家之爱,历史去珍,她保鲜了历史,使碎瓶更加刚正不阿。牡丹亭开篇便有云:世间只有情难诉,而在《全唐诗》第十卷,顾况也发表过这般言论。情感与理智,一个柔软轻舒,一个坚硬果敢。英国当代诗人西格里夫·萨松曾写过一行不朽的诗句:“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 ,译成中文便是在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猛虎与蔷薇,一个柔一个刚,乍看似都是情感范畴的,但细细品味,猛虎不正象征着强有力的理智吗?而蔷薇便正是人的至柔之处——感性。人啊,正因强力的智慧独特于动物之中,自然之巅,莫怪乎莎翁赞叹:“人啊,你是万物之灵长;宇宙之精华”。但是,人其正成人的条件归根到底还是那份情感;理智让人适应自然,情感却让人认识自己。碎瓶不正是缺少一份情感的依托吗?而正如牡丹亭里说的,情之难诉甚矣。

  每个人都难成为一尊完好的花瓶,除非通世,但通世都又尽是不堪尘烟而归隐的,那么还得是一出世就通世方可。面对碎瓶,别去碰它;但我们可以靠自己去拯救这已碎的瓶身。不仅是三乞求,萨福般的自爱,更要有易安居士化已悲为国恨的大抱负,大胸襟。到那时,即使是碎瓶也应有哥窑的清丽脱俗,再向其中插一朵玫瑰,灌半壶清水,碎瓶也称得上完美。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