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在大理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乞天孙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乞天孙:原名范隆师,喜欢散文和游记小说,诗词曲,最喜欢京剧。QQ745794900

  我在大理生活了十八年。

  我似乎并不曾感受过大理的沧桑巨变,她有变化,有发展,有繁荣,但她的风韵不改。总是静静的。

  大理的老人很多,总是说大理养人,气候好,多长寿者。在大理卖花的多见就是老人。有一位老者,卖的花很普通,或文竹,或山乌龟,或便宜的茶花。近来大理茶花很热,但我更喜欢普通好养活的花草,那是能与人同呼吸的,可交流的,不像高架堂中的名贵。老者卖花似乎并不为卖花,他只摆摊,很不顾生意的,他和周围的人打麻将,打一下午。在晚饭的时候,推小车回家。脚步稳重,并不蹒跚。老了,自然多世故,显得沉稳和老练,不急躁。我情愿把大理比做老人,可得是老太太,因为她细腻。有一位老太太,在十字路口卖花,卖的花也很普通,菊花,缅桂,栀子花。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总夹着一支烟,有一种对一切淡视而不屑的神情。我猜她年轻时候一定是有很多田产或商号的太太,且必经变故,否则,她是不会有这样的神情的。老太太是不会以此为生的,卖花卖不了多少钱。暖日的时候,她就倚树晒太阳,渐渐的睡着,静静的。我对她映像很深,老太太精神很好,看来还可活很多年。

  大理人很爱花,家家户户都有花。大理人把缅桂花和三角梅用红线拴成一串,或者用缅桂的叶包着一包缅桂花,用湿布盖着卖。大理人把缅桂花别在衣领或纽扣眼儿里,便可欣享花的馨馥了。大理人还卖葫芦和一种叫做小金瓜或叫赖瓜的瓜果。小金瓜金黄色,上面有如苦瓜般的疙瘩。青青的葫芦和金黄的小金瓜放在竹筛子里,甚是可爱,有一种春华和秋实同时绽放的感觉。

  大理人说话都爱在话语的最后加一个升调的“嘎”,便成了礼貌的问句。这是大理人的狡黠。两块三一斤的水果,买水果的要两斤,卖水果的发明多装不愿少卖:“二斤二两克〔去〕,嘎—”,二斤二两,五块钱,买卖双方都懒得找零钱,都挺乐意,嘿!大理人说位置不说左右,总以东南西北称之。即使同在一院,也说“西边家,南边家的”,大理人用方位说地址很准确,却让丝毫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我时时摸不清方向。但我很喜欢这样的说法,比说前后左右显得有特色,有古意。大理的街的南面商铺林立,游人很多。街的北边才是大理本地人的天地。这里你只听得到地道的大理话。不似南边大江南北方音交响。相比之下,我更爱听大理方音,有人说你这是固步自封,管他!街北边有家豆粉很有名,还有,有两口子卖的卤肉很好吃。但是,很少会有外地人关顾的。我喜欢本地人去关顾,我想老板也是。顾客和自己操同样的方音,很熟悉。而且,这些东西都是很“生活”的,人总不愿自己的生活被外人打扰。但我挺希望游客能真正在大理呆一段日子,把自己融进大理,才能领略除奇山秀水美景之外的气息。大理人和大理有一种宁静和祥和,好像波澜不兴的洱海沉静千年。如果不长住这里,是不可能感受大理和大理人的这份情致的。当然,包括洋人街同样拥有。

  白天的洋人街人来人往,白族大妈用仅会的简单的外语向外国人兜售千奇百怪的物品。洋人街的酒吧的酒桌都呈现自然的田园的风格。桌上一只古拙的陶罐,插一束小花,简直把闲适的氛围渲染到了极致!把这酒吧林立的小街称作洋人街,其实显现了大理人与洋人,与酒吧不可名状的隔距。大理人不爱喝洋酒,他们更爱喝烤茶。自家备有陶土制的小烤茶罐,这样的烤茶罐形态古朴,不施颜色,把本色示人,曾引汪曾祺注目的。汪欲买,但他说没有炭火,在煤气上烤出的茶是不会有滋味的,故未遂。但大理人有烤茶罐,也有炭火。大理人把茶叶在炭火上烤备,注入水,可听一声轰响,顿时茶香四溢。没有炭火的人家,把茶在煤气上烤香,存入茶罐,供日后泡饮。这样的烤茶也自有一番滋味,茶香中包含着浴火之后的焦香,汪其时是不妨一试的。大理人不爱洋酒,但他们不讨厌洋酒,也不讨厌夜幕垂时饮酒的人和黑夜的躁动。夜晚的洋人街兴奋而冲动,粗野、撕裂的摇滚在整条街交响,引得整街的人神经跳动,腰腿稍不注意便会随之扭动。但仅仅是洋人街,远处的商铺仍然灯火通明,人如流水,不似洋人街的灯红酒绿。大理不是不夜城,大理人承袭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规律。唯有洋人街不是。黑夜撑起了眼皮,挑逗了神经和精神。唯有黑夜,洋人街才显得风情万种。此外空无一人的街道已和暖暖的街灯的光融成一片。但大理人不反感夜晚的洋人街的躁动。大理人和洋人街结成了一种奇怪的和谐。我一直不解。直到我在大理凌晨三点伏案的时候,隐隐听到洋人街的乐声,才感到那样的感动。深夜一人,有人和我一同感受这大理的夜,在夜深人静之时,有这样一群人,把酒瓶化作利剑,餐盘幻成盾牌,伴着高亢的吼声撕开黑夜的幕帷,可这是一种不出格的离经叛道。或许,这是大理人的心向往之,但是深藏心底。大理人借洋人街在黑夜释放对一切禁束在苍山洱海间的日复一日,故而多年来大理人和洋人街达成协议:白日形同陌路,夜晚来时洋人街是大理人的领航者。不过,清晨的阳光普照苍洱之时,大理人又欣然享受一日的繁忙与宁静了。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