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语言的圣杯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琚建波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琚建波,云南安宁人,现为安宁实验学校教师,1988年10月出生,16岁开始公开发表作品,至今已在《光明日报》《诗歌月刊》《延安文学》《散文诗》《中外文艺》等数百家杂志报刊上发表各类作品千余件,著有个人作品集《黑匣子里的秘密》(五卷)、散文集《属于》《时光潜艇》、短篇小说集《苍天在上》等。联系方式:琚建波(老师) 云南省昆明市安宁市实验学校七年级 邮编:650300 电话:15969458474 QQ:757220374

语言的圣杯

  作者简介:琚建波,云南安宁人,安宁市作协会员,现为安宁实验学校教师,1988年10月出生,16岁开始公开发表作品,至今已在《光明日报》《诗歌月刊》《延安文学》《散文诗》《中外文艺》等数百家杂志报刊上发表各类作品千余件,著有个人作品集《黑匣子里的秘密》(五卷)、散文集《属于》《时光潜艇》、短篇小说集《苍天在上》等。联系方式:琚建波(老师) 云南省昆明市安宁市实验学校七年级 邮编:650300 电话:15969458474 QQ:757220374

语言

  锋利的语言戳伤了我的手指,在它凌厉的锋芒上,我曾经一度安顿自己的青春。从哪里开始,我的诗歌开始有了铁锈的味道。奔腾的时光不曾留下什么,只有越来越远的时光,带走我曾经纯情的面影。萧瑟的秋风持续吹起,我就走在大街之上,被一盏盏晃动的灯光弄得心旌摇曳。我的抒情与这整个城池无关,我吹嘘着自己的痛苦,始终步行在太阳的芒上。虽然那光芒曾经沉寂,也将继续冰凉下去,但一阵风起,一阵雨落,我就只看见它的影子,在我握紧的手掌里。我始终看见自己的鲜血,一边奔涌一边流失,有的还未涌出血管,便已被风沙收藏,躲进我语言的圈套里,被我的杯子收藏。直到我甜蜜啜饮,就像吸收阳光雨露的植物,把曾经的风华和寂寞锁进同样幽深的心底,在渐渐远去的时光里悄悄然冷寂。我的心底装满了河沙,那渐渐翕合的蚌,正在把庞大的寂寞托梦给我,我是寂寞的,我是孤独的,我的悲伤无可诉说。我只在自己的河岸之上,只在自己的花朵之上,只在自己端起的酒杯里,把自己悄悄灌醉。在明媚的眼神之中,在寂静的时光缝隙里,那渐渐长成的野花和绿草,正绵延在我的血管里。我看见那逝去的风华,就在故乡柿子树的枝头,我看见了她的笑脸,听不见她说出谎言。誓言的力量同样强大,就在割伤的手心之上,那渐渐熄灭的烛光,就在我的杯子里,隐隐晃动。我说不出语言,看不见光景,我只在自己的梦境里种植江南,只在江南的背景之上种植水流。我不是一个沉默不语的人,我的诗歌,代替我说出所有的诺言。许诺,风霜之后,还有什么真实能够被我记起,还有多少毒素,在我的体内缓缓侵蚀。那渐渐干枯的情愫,那语焉不详的情诗就在我握紧的光芒里。我看见自己的影子,被时光切成薄薄的一片片言辞。那闪烁的是良心啊,我却总在背离。终于丢失了影子,把时光的大琴缓缓铺开,把琴声之中缓慢的江河摊在我的膝盖之上。我是一个唱不出声音的孩子,我逻辑之上的混乱,是因为我的悲伤太深刻,是因为我的嘴唇,总被流风轻抚。在背影之后,我埋葬了自己的童年。是那一匹白马,就这样带走我的阳光。在匣子之中,那被我遗忘的诗章,正渐渐发出青霉。我苦涩的喉咙,总有火焰在灼烧,我猛烈的咳嗽,却吐出了那片片紫黑的飞鸟,和它们那绝密的飞行。是告别的时候了,就在背景成为过去之前,那烟尘一堆堆铺平,在遗忘背后,星子焦黑,我就在它的光辉之下,我张开的嘴巴,和那睁大的眼睛,也是悲伤的。悲伤得发黑,只映出我虚假的脸庞,在一阵阵风里,在锋利的逼问里,慢慢破碎。我执着的抒情是一腔毒药啊,在那疼痛的梦想里缓慢渗透。晚风就是那逃离现实的诗章,我在下雪的夜空里,在那对称的守望里,看着一个个庄园坍塌,直至成为灰烬。我用一首诗埋葬了我的过去,用我的哀伤点亮那一把把青芽,成长是我的,死亡也是我的,没有谁能够夺走我自由生存的权利。欺骗如此强大,我就在那褪色的爱里,真实的信了。就是这样悲伤的,我真实的信了。就是那样简单的,我就这样信了。还有什么比痛苦更痛,还有什么比仇恨更快意的啮噬灵魂,还有什么誓言抵得过时间,还有什么颜色比白色更白,还有什么比黑更黑。因为只有善良能够记录善良,只有美丽能够衬托美丽。正如只有虚伪才能让我痛恨虚伪。我就在语言的圣杯里,在一个圣徒苦行的自虐里,看见自己的骨骼长出锈斑。我只听见萧萧的风声沿着回忆的方向急速飞驰而去,沿着血脉的缝隙,一波波消失。我只在自己的语言里,跋涉千里,我还在自己的语言上。受尽风寒,即使失语,即使忘词,我还在自己的语言之上。我还在自己的谎言之上,小心翼翼。滤掉那些悲伤的成分,除去那看不见的尘埃,我还剩下一个洁净的躯壳,就在接近天堂的地方,在那流水的歌谣之后,我看见天堂在我的手心里缓缓盛开。我就是那鲜花,就在鲜花的花房里,安静下来,做个神仙,做个隐者,最后沉静在自己的心上。那光阴背后淤积的阴谋,现在我要用语言,要用文字的刀刃,割碎自己的喉咙,割碎那正在唱出的歌声和风声。让所有的谎言,无法安身。我在那絮絮衷肠的祷词里,看见那绿透的山岗,鲜花的血液顺着我的视线,纠结成为上一个季节的风铃,就在我的耳朵里,在那个天堂里,持续奏响。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