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叙事围城: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宋之渔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宋之渔,1986年秋天出生,就读暨南大学文艺学。现状:日常生活是读书写作,兼职工作是读书写作,最大娱乐悠闲是旅行中读书写作。QQ616970313

  你看他那儿童一样诡秘的笑,仿佛小说就是在一次不经意的过家家中完成的一样。他的小说,会有一股魔力,吸引你进入文字森林中交叉的小径,在数不清的小路上,你欣赏了心灵中绝妙的风景。

  卡尔维诺像调笑而却极为认真地说过“我真想写一部小说,它只是一个开头,或者说,它在故事展开的全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开头时的那种魅力。”你无法忽略他任何一句像是调侃的话语,作为读者,只是擦亮眼睛,静静等待一个只有开头,只是一直在开始中的小说。终于,《寒冬夜人行》的出世,实践了卡尔维诺的叙事梦。

  估计老卡的这部小说是故意的卖弄,也许是他在用一种叙事的结构隐喻向读者、作者、主人公做一次彻底的调戏。不管如何,他成功了。他以自己的机智、幽默还有童话般的气质,完成了一次对古往今来所有的文论和小说的嘲笑和反思。用罗兰巴特惯常的伎俩说是进入了文本进行的一次温柔绵绵的调情,这是一个调情的高手。

  读书的时候,我时刻警惕自己要做一个清醒的读者,不能陷入叙事的圈套。其实老卡的调戏之所以成功,也在于文本的一种本质属性:它需要一页页的读,它是片段组成的。读者的阅读不可能整体的来用视觉感受,小说文本不像建筑,建筑可以直观,而小说只能慢慢读。读完以后才可以在脑际,在眼前想象整个布局。老卡就利用文本的这种属性,也是他抓住了这一读者的缺陷,进行下手。利用片段,打乱以前的以事件发展为主的小说叙事,进行一种故事里外,现实和文本的错杂的叙事,但是却是一种正常的时间顺序进行叙事。这就是高明之处。另外在文本之中他将读者和作者,读者与主人公,作者与主人公,作品中的男读者与女读者进行了多重的对话。似乎这部小说成了一个可以与任何人交流的开放的文本。

  老卡说,我的这部小说是一部爱情小说。他在小说中不断的在重复一点“爱人阅读彼此的身体不同于阅读写下来的书页,它可以从任何一点出发,跳略,重复,持久。……从身体的阅读中可以辨认出一个方向,一条通向终端的路径。”(《寒冬夜人行》)对爱人身体的阅读不断的小说中上演,但是究竟通往了何方?阐释者给小说无穷的意义。不仅让我想到昆德拉也说自己的《玩笑》仅仅是一部爱情小说,和政治无关,但是书籍自由命运,读者怎么去阐释,一旦小说出生,作者再也无法控制。究竟老卡的这部小说是什么?阅读者,你自己猜去吧。

  我倒是喜欢《寒冬夜人行》的另一个名字《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虽然“寒冬夜人行”读起来朗朗上口,符合古代汉语中的抑扬顿挫的音乐性,也有一种气势,像是抱着坚定信念要完成什么事业的五言绝句。不过读完这本小说,我倾向于第二种译法“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这句似乎没有说完的话,就是寓意着这部永远只有开头没有结束的小说。有评论家说卡尔维诺是纯文学的最后一个阵地,他的死亡也预示着纯文学的随之消亡。想着这个题目《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脑际里闪出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人,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子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世界全属于我自己。

  卡尔维诺,一个人在寒夜里,手持着纯文学的星星火把,以一种童话般的笑容,面对着这个被商业和工业搞得混乱和喧哗的世界,嬉皮笑脸的前行。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