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有感于乔治温斯顿的感人卡农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寒水依然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寒水依然,女,1988年8月20日出生,广东人。现就读于广东省肇庆学院音乐学专业,对文字爱如生命。作品有散文《紫荆花开》、《夏季里的冬天》等;中篇小说《不是为了爱情,只是因为寂寞》、《逝去的,不是爱,却成伤》等;长篇青春小说《成长是一场肆虐的伤》等。喜欢踏遍千山万水去寻求远方,喜欢黑暗,期待有人读懂我的灵魂。QQ379955411

  不是第一次听这首钢琴曲了,但是在今天这个时刻这个心情,听到这首温暖的曲子却有片刻的泪花泛滥。

  我听过很多版本的卡农,小提琴版本的也很感人,但乔治 温斯顿的《卡农变奏曲》(Variations on the Canon by Pachelbel)是我听过的最触动心弦的版本。

  关于乔治 温斯顿,看到过这样的评价——“心,不在它生活的地方,而在它所爱的地方。能够谱出干净的琴音者,他的心也一定超越万物之上,不为凡俗所缚,纯粹明亮。我们的乔治,当之无愧,是出色的田园音乐诗人,他的作品,是唯美的四季音乐诗篇”。

  此般好曲,从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西方男人灵动的指尖上如行云流水般,款款流淌出来。迅速,舒俊,流畅而精准,俨然在表演一出高超的指上舞蹈。

  刚开始有一小段轻柔的和弦,一声一声,清澈地流淌到内心最柔软的角落,陷落在回忆里,疼痛却又充满了希望。即使是悲伤,在这首曲子里却也是温暖的。

  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是在去年参加某活动时在一段潘婷的励志广告里听到这段旋律,莫名的就难过,仿佛心里面长了一片草,烈火一次又一次的燃烧过,化为灰烬了而后又重新燃起,烧不断的根在微微清风中隐隐泛着刺痛。在听到那一小段,喉咙里总是梗塞着一些什么让呼吸很不顺畅,具体是什么却无法说得清楚。

  总觉得这首曲子里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回忆,很沉重,却也很洒脱。欢呼雀跃的时刻,失声痛哭的时刻,激动的时刻,跌倒的时刻,甚至于生死,轮回,拂去满身的尘埃,从满是污秽的世间到纯净透明的灵魂,历经了一段奈何桥,到达一个超然的境界里,满是鸟语花香,纯洁的,美好的天堂,我向往的世界。

  前一分钟的和弦总是很温柔,很从容地询问着,让人陷入或美好或忧伤的过往中,从 1分03秒左右到4分45秒,不断的,不断的循环往复地重复着同一个主题,在音乐中我听到了血液流动的声音,从心底里浮上来的碎片就像故事片那样,随着旋律的起伏,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残忍的放给自己看……

  中间有一段不断反复的旋律,会不由自主的沉溺在难过当中,每每听到这里,或者弹到这里,连指尖都会变得柔软,一面温暖着,一面却又彻骨地冰凉。生命中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或熟悉或面生的脸孔,一张一张略过,再也回不去的旧时光,再也回不去的童年,再也回不去的爱情,再也回不去的亲情,再也不可找回的——自己。

  4分48秒有一小段泛音,听到这里曲子就即将结束了,总是说不出的难过,每次在琴房,这首曲子弹到这里的时候,总习惯侧头去看窗外,尽管我把目光放到很远很远处,却依旧看不到尽头,有时看到了漫天的红霞,染尽纯白的天,逝去的夕阳,总是那么凄美,这是一个苍白的世界,没有幸福也没有快乐,有是只是循规蹈矩的伪善。想起佛家的一句话:人本是人,何必刻意做人;世本是世,何必精心处世?

  关于这首钢琴曲的所有评价中,最打动我的是这样一段话:循环往复的是时间,不可回来的也是时间。在时间的洪流里,宇宙的洪荒里,有些事,虽然已深深沉淀,但却有一道伤痕,不会磨灭。只是在细细回忆时,恐怕已是风烛残年。

  何谓卡农呢?“卡农是一种曲式的名称,这种曲式的特征是间隔数音节不停重复同一段乐曲,一个声部的曲调自始至终追逐着另一声部,直到最后。一种缠绵至极的旋律,就像两个人生死追随。”这首曲子,感动我的是悲伤和回忆,却也正是它们带给我温暖和希望。那些过去的已经成为了回忆,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活在记忆里,尽管悲伤难过,尽管天不如人意,事不尽人愿,但是不必气馁,也无需绝望,因为还有希望。是的,这首曲子中我听到了希望,用一句话经典的话来形容,大概就是——前方是绝路,希望在转角!

  结束了,脸上冰凉一片……

  马伊蕾:这首曲子我很喜欢,也曾在钢琴上流着泪弹奏,之前不知道这首曲背后的故事,现在看看原来是这样,心里不免有点沉重,这是一篇有心的文章,所以她同样在我心中弹奏她心中的卡农。

  陈忠国:文章在内容上表达的不够具体,如第4段中总是给读者营造了一种对生命的希望,但没有具体实例来说明。

  卞秋露:真正的好音乐能让人的情感随之起伏变动!

  钱海点评:卡农,有幸听过,可惜在读此作品时耳边没有这段旋律来让我与该作品互动。作者介绍到的“前一分钟的和弦”、“几分几秒的泛音”等专业用词,又让我惭愧了一下。很喜欢那句—“前方是绝路,希望在转角”。

  王甲再版建议:《有感于乔治温斯顿的感人卡农》首先,乔治威斯顿版本的卡农其实应当是帕海贝尔e大调卡农,由乔治威斯顿弹奏。文中对卡农的解释是有问题的,并且这段解释放在文后也是很尴尬的,并且我个人收藏了大约超过三十个以上版本的帕海贝尔e大调卡农,尤其乔治威斯顿版的钢琴曲,我至少听过千次以上,因此我可以负责的说这篇文章没有写出卡农的韵味,删!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