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鲁智深的佛缘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梁盼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梁盼,男,1980年出生在湖北省天门市,在武汉中南民族大学读文科七年,曾创作历史话剧,获得全国大学生戏剧节二等奖。后在北京工作,喜欢写一点文章,说说真实的感受,做一个自由的知道分子。QQ852231823

  鲁智深这个人还是与佛有缘的。当年,鲁智深英雄救美,打抱不平,狠狠地教育了郑关西(“镇关西”何时变成“郑关西”了——申志刚)一顿。施耐庵先生的那段描写郑关西被狠揍的段落,什么开了油酱铺和彩帛铺等等,堪称古代白话小说的经典片段。但有一个问题,《水浒传》没说,让人很不解。您想,一般小说乃至现实生活中,英雄救了美女,美女也就要以身相许了。可那个女子偏偏在脱离被强婚之后,却远远地离了鲁智深,好像鲁智深就应该救她一样。按照经济学的观念,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这顿午餐是五星酒店的豪华大餐。对此,无外乎有如下几个可能:

  第一,那女的不是鲁智深喜欢的类型,鲁智深有意无意、或明或暗地拒绝了。或者,鲁达对所有女人都不感兴趣。

  第二,那女的不喜欢鲁智深,或者说,鲁智深的条件不够。

  第三,更简单,男女互不感冒。

  我是倾向于第三种可能的。男人如果是喜欢女色的,即便做足了正人君子的秀,还是可以半推半就的,就像宋江,当年收阎婆惜为妾,表面上是因他及时雨的性格:有求必应。那阎婆惜的要求没有别的,就是要嫁给他宋三郎。我总认为,如果一个人是个及时雨,而满足的却是阎婆惜那样的要求,那这样的及时雨毋宁说是一种极大的讽刺。按这样的逻辑,那西门庆之于潘金莲、李瓶儿等一干妇人,那就更是及时雨中的及时暴雨了。

  举宋衙司的例子,是要说明,鲁智深根本就是一个对女人提不起兴趣来的人。这从英雄救美这件事中,似乎看不出来,但我们可以从他到五台山做和尚后的行迹来管窥一二。鲁智深在五台山,最令他焦虑的是没有酒喝,这是作者特别强调的。至于对有没有女人,鲁达全然毫无感觉。后来梁山好汉中的很多好汉都是需要女人的,在他们打劫财物、杀人放火的伟大革命事业中,能顺便掳掠几个美女,众黑道人物也是乐见其成的。但鲁智深,却毫无疑问,上梁山之后,没有这样的表现。在救美之前,鲁智深的档案里也没有和任何女人发生任何关系的记录。总而言之,他的履历里没有女人这两个字。

  以我个人的经验(当然不是做和尚的经验),男人要做和尚,首先要做的是戒色。如果在性的问题上严格要求了自己,基本上是可以做一个合格和尚的。其他诸如贪戒、嗔戒、食戒等等,都还是可以“时时勤拂拭”的身外之物。可色这种东西,虽然佛教有诸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和“涅槃无色”的教说或教唆,但“色”往往都是处在身体之内的,还真不是身外之物。所以,我说,鲁智深不近女色,这是他有佛缘的一个重要因素。但那个被他所救的女人,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说一个人近不近女色,除了看他自己的定力之外,还要看他接触的对象。鲁达所援救的这个在酒店做驻店歌手的女子,应该是对鲁达没有任何兴趣的。君不见她马上就找了一个有钱的员外,做了二奶或者N奶。后来也正是这个员外,为报答鲁达使其有机会在外室养一个不入流的女歌手,而把鲁达这个杀人犯送到了五台山,打着做和尚的幌子,免遭法律的制裁。

  这位前驻店歌手,没有给鲁智深一点犯戒的机会,更准确地说是没有让鲁智深失去做和尚的机会,当时鲁智深还是滚滚红尘中的鲁达。您想,他要是和这位歌手好了,哪来后来所谓的鲁智深乎?其实,有很多和尚都是在坚守多年信仰之后,在一刹那被一位女人所击倒的。譬如汪曾祺小说《受戒》里的和尚,还有《天龙八部》里的那个虚竹,还不是一个个都被诱惑了。所幸或者可悲的是,我们的鲁达没有什么佳人来引诱他,就算是这个被他所救的歌女,本来她应该是要重重报答鲁达的,以身相许也并不为过。难道鲁达太没有女人缘?

  鲁达委实长的太粗鲁,谁叫他姓鲁呢?而且经济条件也很是不好,基本上就是个无产阶级。故,那位女歌手宁可做N奶,也不愿意做鲁达的正房太太。反正鲁达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既没有喜欢女生的天性,也没有外在内在的条件,更没有哪个女人给他近女色的机会。这样的人,他不做和尚,他又能去做什么呢?

  更为神奇的是,鲁达在五台山喝酒之后,智真长老居然对他网开一面,睁眼说瞎话,说这样的人是真正有佛缘的人,目今犯点戒,也是他成佛或成长道路上不可或缺的坎。而听到这番昏话的众五台山高僧,无不惊愕。我等读者亦觉得连佛门都没有一块净土了,也有人搞特殊化。

  还有神奇的,鲁智深的辈分居然和智真长老是一样,都是“智”字辈,可鲁达是口口声声喊智真为师父的呀。难道他鲁达一去五台山就做了最高领导人智真的师弟了,哪有这样的人事安排?难不成他鲁达还未上梁山就学会了梁山的那个套路,逢人就称兄道弟呀?不能呀,庙里可不是黑社会呀。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个员外给庙里施舍的“人情献金”都超出审计署工作人员的想象力了,以至于智真长老对鲁达做了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人事安排:表面上称师徒,人后称兄弟。

  总总这些神奇,如果结合鲁达后来的结局,都只能从鲁达有佛缘这个结论来加以阐释。

  梁山那帮好汉被宋江带进一条死胡同之后,鲁智深却得以善终,最后还重返佛门,选择了做和尚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当初,要是那个女歌手喜欢鲁达,鲁达很有可能就不会做和尚了;如果那个女歌手所傍的人不是那个员外,是另外一个人,那鲁达也很有可能不会成为鲁智深了;如果那个员外带鲁达去的地方不是五台山,而是什么梁山之类的法外之地,那鲁达当和尚的机会也恐怕为零了;如果智真长老完全按照行政事业单位的条条款款来管理寺庙,那鲁达也早就被赶出了寺庙,加入黑社会了;如果不是智真长老把鲁达当自己兄弟来看,鲁达对佛也就没有这么深厚的感情了,日后他还会再次遁入空门吗?

  有这么多如果,您恐怕也应该相信鲁达的确是与佛有缘了吧。

  马伊蕾:语言很幽默,透露着智慧,让人读起来很有画面感。

  陈忠国:从文章看鲁智深的佛缘真的很深,但是我想就因为这样他才能逃过一劫吧。

  左安芮:用现在的社会价值观来评价宋代的社会现象,有点穿越了吧,是否做和尚和女人关系很大吗?作者的意思是,女人阻碍了佛教事业的发展,女人就是欲望的代名词?所人立意可以,但是文意偏颇。

  卞秋露:厄,‘鲁达委实长的太粗鲁,谁叫他姓鲁呢?’这句话甚至是这篇文章的很多论点着实不敢恭维!

  子君点评:该怎么说呢?这篇文章的语言,不敢恭维,不堪入目。

  申志刚:平身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听潮而圆,见信而寂的鲁智深,终成正果的鲁智深,一个不一样的鲁智深,在金圣叹笔下被评点为水浒中上上人物的鲁达、鲁智深。

  钱海点评:一些词语太俗,哈,太新潮了。

  王甲再版建议:《鲁智深的佛缘》胡言一通,瘴气混沌!删!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