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读后感杂志 > 刊物版 > 文章内容

书多未必读

www.duhougan.com 分类: 刊物版 作者: 萧轶 频道: 名著读后感 阅读: 在线投稿

  萧轶,男,1989年6月4日生于江西万安。自由撰稿人,业余偶尔编书写字。把书写当做一种解脱,让文字成为一种寄托。华中科大人文学社《沉淀》“文化纵深”栏目编辑,《三流生活周刊》、《天涯读书周刊》撰稿人。文章散见各报刊杂志及爱思想、共识网等网络。近来以书评、书话、时评写作为主,关注民国出版史、思想史及西方自由史、知识分子心灵史。QQ364987423

  昨晚闲来无聊,翻阅自己先前写就的文字,有篇《“读书人竟放任蠹虫猖狂乃尔!”》。文中引用了梁实秋先生的一则趣事儿:梁先生借得曝晴之日,于庭间晒蚀透纸页的书册之时,却被友人取笑之。梁先生叹曰:“书有未曾经我读,还需拿出曝晒,正有愧于郝隆。”在早年,梁先生便因其父训其“有书不读,叫蠹鱼去吃也罢”,而发出“家有藏书而用以饱蠹,子女不肖,贻先人羞”之感慨。其实,“书有未曾经我读”,又何止其一人自我嗟叹呢?

  季羡林先生也曾被人瞪大眼睛问道:“这些书你都看过吗?”季羡林先生也难以回答:“我相信,古今中外爱书如命者也不一定都能说清楚。即使说出原因来,恐怕也是五花八门的吧。”原来,这种藏书多于读书的现象,不仅在附庸风雅的界外人士中存在,学界大家也孜孜不倦地到了愚顽的地步。同样,余光中先生也直言道:“架上的书,永远多于腹中的书;读完藏书,恐怕不到十分之三。……有的人看书必借,借书必不还。有的人看书必买,买了必不看完。我属于后者……”文化大家尚且如此,我等闲暇翻书人士就更不必多提了。这早已是人之通病,尤其是爱书人永远无法剔除的“诟病”了。

  当然,也有藏书必读者在。徐乾学的传是楼藏书甲于康熙一朝,阅量亦为他人羡。万斯同先生作《传是楼藏书歌》赞曰:“东海先生性爱书,胸中已贮万卷馀。更向人间搜遗籍,真穷四库盈其庐。”黄宗羲作《传是楼藏书记》亦赞之:“世之藏书家未必能读,读者未必能文章,而先生并是三者而能之,非近代藏书家所及。”但黄宗羲的赞语之中,也发出“世之藏书家未必能读”的世况,正所谓“积金未必能守,积书未必能读 ”也。

  书界人士面对书架,拂尘扫灰之时,往往撰文以书其罪,自我忏悔读书少于藏书。既然“积金未必能守,积书未必能读 ”,又何必撰文书罪?或许兄长善以《黄生借书说》一文以告诫其弟:书非借不能读也。大可不必费银购书,完全可以借助图书馆以解读书之渴。而爱书之人,往往歆羡“红袖添香”。于书之爱,绝非与青楼名妓之爱,亲热一番便转身而去,何况文人愿据名妓为己有者大为有之呢?香港董桥先生说:“爱书越痴,孽缘越重;注定的,避都避不掉。”

  反观己身,虽非有“汗牛塞屋”般的藏书量,但也常于闲暇课余,往返书肆冷摊,压榨几个零花钱以淘回几本心仪之书。中文系书友往往前往本人陋室借之以读,并问道:“这些书你都看过了吗?”那么,我也只好借梁实秋先生的话来回答了:“书有未曾经我读!”往往一书未完,一书又被请入陋室,而先前买来的书也就随之打入冷宫了,有的甚至永居冷宫,未曾过问。内心却还是一味相信:他日理书,定有清人金缨“读未见书,如得良友;见已读书,如逢故人”之感。

  虽也经常于购书之余,“深愧未学,忧思百结”,但此等癣病,终究“不得了脱”。抱憾之余,却还是依旧我行我素,“千金散尽为藏书”。如若他日真的修成“书淫”,虽说不能像陆放翁“闭户遍读家藏书”和包世臣“补读平生未见书”那般,便是“纵欲而亡”,也应是“不亦快哉”吧?

  胡红:这篇内容实在,文笔流畅,我喜欢

  猫又:对于本篇,重复的话也不多说,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从作者的引用可以看出作者平日还是读书甚多的~

  心雨:文笔流畅、语言实在!实属亲身感受!作者之博学令人钦佩。

  刘翔点评:这是现今很正常的现象,作者的阐述却是非常深刻的。然后读万里书就能行万里路吗?读书贵在深度。

  兮尘:书多未必读这观点引起了我的共鸣,文中多次引用了古人,文学造诣上成就颇高的人的语句,有说服性。惜书千方百计得到书,却弃之不顾。我们应警醒,争取购书的同时抽出时间读书。

  苏悦点评:有点白话文言的感觉呢。书痴才写得出这么有学究气的文字。

  马伊蕾:对于这篇文章,我读了之后的第一感觉,作者知道的蛮多,他引用了许多好语句以及例证主题的先人之语,和作者较有共鸣,藏书多拥有多不能说明什么,真正用到的心里阅读过的书才是真正的书。

  余勐昊:点评此文我深感压力,以至于落笔沉重,若有不成熟之处万望诸位指正。

  这篇文章是写对未读之书的论述,文中撷取了知名大家的小故事,又旁征博引大量的古文,一是言辞优美,二来有理有据,深戚人心,让人产生关于对未读之书的感慨与共鸣。作者文笔斐然,见解深刻,可见其不斐的才华和严密的思维能力。我想这其中还有其他层面的意思,比如对书得喜爱不应同于对名妓的青睐;未读之书积累应该反思。这里有一个比较成功的过度就是体现在“反观己身”上文引用证明,下文结合自己的经历,收放自如,说服力强。文中最后的比喻诸如把对未读之书的愧疚忧思比喻成藓病,不得了脱;痴爱书比喻成“书淫“;把对书得极度沉迷比喻成纵欲等等,语言风趣幽默,让人焕然一新,说理不缓不急,独到新颖。是谓佳作。

  亦已歌:在体裁上来说这算篇散文吧,但是作者对文字之娴熟实在令我佩服。看来我得多多学习学习了。

  别寒殇∶作者大量地引用和对文字熟稔地驾驭能力,给读者整体的美感。可以看出,作者平时对书籍的翻阅量及写作功底,绝非尔尔。通篇的引用,难免有些做作,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方出现恰当的引用,更能打动读者。

  陈忠国:本文亦是反应了我们现今有许多的学生爱藏书却不读书。现今的时代,书不在藏多,而在读多罢。

  落落:文者笔风精练,行文流畅,古今引句信手拈来恰到好处,用词用句入木三分,全文一气呵成大有大气磅礴之势,通观后回味无穷,感同身受。藏书,是大多爱书的之人同有的弊病,人世间,爱财者敛财;赏玩古物之人,费尽周折倾尽家产只为寻称心的古物;而爱书之人又何不爱藏?藏,换言之是一种人性本能的占有欲,也应当理解为占有自己所珍爱的财富。

  左安芮:写出了所有爱书者的心声,对于好书就想拥有,但不见得就可以仔细阅读过。想起一句话“书非借不能读也”,想起小时候无书读的时候,偷偷看姐姐的历史书的无限乐趣。

  卞秋露:文章引经据典,下笔铿锵有力,实乃佳作!

  王璐:很好的文章。立意鲜明,语言生动。

  子君点评:若要干一件事,便要干好,若要用一种文字,便要将它用的恰到好处。而不是什么都干,却干不出完美。因此,我不喜欢半文白。

  申志刚点评:精品,大师骨灰级的。单单一句《“读书人竟放任蠹虫猖狂乃尔!”》就已经让我五体投地,仰望万千了,不敢多言!

  钱海点评:高深。

  引用的文字很多,很惊愕,我很多都不理解。我太惭愧了。对于作者来说,我肯定不是一个好的读者,让我跳过吧。

  王甲再版建议:《书多未必读》虽有堆砌之嫌,但文章可读,保留。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