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电影观后感 > 影评网分享 > 文章内容

《岁月的童话》这就是岁月的童话

www.duhougan.com 分类: 影评网分享 频道: 观后感 影评 阅读: 在线投稿

  三十岁的如曦遇到了十五岁时喜欢过的体育委员。

  我一直以为《岁月的童话》里那个叫广田的男孩子会在影片某个角落再次出现,或许是在小学的棒球场隔着铁丝网的匆匆一瞥,或许,是在出门自然向左拐的那个咖啡馆,又或许是穿越大半个城市拨开层层人群坚定地向妙子走来,总之,就是相信那个男孩会在人生某一个巷子口再度和妙子重逢。

  这就是张小娴说的,觉得每个故事都要有一个结局的人。妙子和广田的故事,从来没有开始,哪里谈得上结束。如果一定要给这段青涩的小说安插一个高潮,那应该就是在那个寂静无人的小巷里,男孩唐突地喊住佯装离的女孩,没头没尾地问:“雨天、阴天、晴天,你喜欢哪个?”—“唔,阴天。”—“太好了!我也是。”

  那天傍晚的夕阳正红,接替的是一个大晴天。可偏偏,我们都喜欢阴天。

  那是五年级的妙子和五年级的广田谱不成曲调的故事,它如同广田的每一记棒球,或深或浅砸在五年级的妙子心中,根植于心底,然后在某个被阳光晒得通红的午后,在往远方的列车上发酵,圈起一层层回味的甘甜。故事永远定格在五年级的岁月,没有后续,也不需要有人自作主张书写,那样的广田,有着松软的头发,笑起来会挠头,被人开玩笑会害羞会脸红,最佳投球手,一脸认真地问喜欢雨天、阴天还是晴天的广田,属于五年级,他不会穿过纷扰的时空踩着时光的投影向你泅渡而来。他,和他的故事早已被封存,小心翼翼搁放在了书架属于五年级光阴的那一层。

  没有让五年级的广田再次遇到二十七岁的妙子,这是全剧最好的情节。

  如曦看着那个身材已经发福的中年男子,不可遏制地在脑中浮现他十五岁时的容貌。突然觉得一阵忧伤。

  有时候不是现实本身残忍得让人不忍直视,而是现实与理想就那么毫无预兆地一同矗立在面前,才让人想起现实真的很残忍。有个词叫“相对剥夺”,那么也许这就是“相对残忍”。

  不是每个故事都有一个对应的结局。没有未完的故事,只有不死的心。不要苦苦准寻记忆中的人或事了,他们属于一个叫“回忆”的盒子,和现实八字不合,放得越久越是甘醇,若是贪杯起开了塞子,断是白白糟蹋了一坛好酒。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