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电影观后感 > 观后感范文 > 文章内容

《焦点访谈》观后感范文

www.duhougan.com 分类: 观后感范文 频道: 观后感 影评 阅读: 在线投稿

  焦点访谈观后感范文

  到目前为止,国有企业的改制狂潮,似已经如滔滔洪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国有企业不改制就是“死路一条”,这是我们的经济学精英们鸹噪了多时,也实行了多时的指导原则。从开始的国有工厂制改国有公司制,不彻底,再改职工少部分持股,国家大部分持股,还不彻底,直到开始大规模地卖,卖完,卖空,把国有资产卖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精英们这才心满意足了,开始欢呼“新公有制”时代的到来了,因为贱卖的国有资产,多落入了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私营老板手中,而这批暴富者,正是经济学精英们心仪的,实现“新公有制”的中坚力量。

  随着国有资产逐渐由公变私,大量贱卖国有资产的案例的浮现,我们终于渐渐在眼花缭乱的产权交易迷雾中,看清楚了一群相互勾结,联手瓜分国有资产的鬼魅魍魉的嘴脸,他们就是提供“理论基础”的经济学精英、大师们;原国有企业挂公有制羊头,卖私有制狗肉的经营者们;躲在背后的,疯狂出卖国家、人民利益的某些政府官员们;社会上专门食利的“中介评估机构”们,他们组成了一条无法无天的食物链,疯狂吞噬广大人民群众数十年来,艰苦奋斗,节衣缩食,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庞大国有资产。

  10月26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大型国企如此缩水》,又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令人愤慨不已的案例;桂林铁合金厂,一个有三十多年历史的,由国家投资建设的大型企业,经过三十年积累,资产规模达数亿,2001年底,桂林市财政局国有资产的管理部门企业科的评估是2.3亿,到了2002年,这庞大的资产全部折抵了一家叫康密劳公司的债务,而这笔债务只有3350万元。我们大致得出一个脉络,一家叫康密劳公司(按片中介绍,估计是私营企业)的企业,以3350万元的债务(不知道真假),不花一分钱收购资金,就获得了价值2.3亿元的庞大资产,这些资产包括:六个分厂,设备都是动辄数百万元的电炉和价值数千万元的高炉;颇具规模的厂房、办公楼;厂区的10000多平方米的地皮。靠区区3350万元的帐面债务,就转入了私人企业的腰包。最耐人寻味的是,卖方摇身一变,成了买方,主持卖掉企业的几位原桂林铁合金厂的厂长、副厂长,全部悉数成为新东家康密劳公司的负责人。

  这哪里是什么改制,简直就是一伙强盗在明火执仗地抢劫,国家数亿元的投资,广大职工艰苦奋斗数十年的积累,转眼之间被手持“改制”武器的贪婪强盗,假以“还债”借口,在“公平交易”的遮羞布下,被抢得精光,这是近来在我国盛行的改制风潮中孕育出来的无数罪恶中的一个典型。其实,强盗们的手法并不算高明,我们可以简单剖析一下该案例如下。

  第一,掏空企业,制造经营不良,负债累累的假象,既然原企业经营者如此无能,搞得企业生存不下去,那为什么他们又成了买方的负责人和“新”的“主人”,吞噬了国有资产后,他们经营管理的“本事”就见“长”了?我有理由怀疑,那笔所谓的3500万“债务”,就是一个套,是内外勾结,在企业采购、销售环节大肆贪污受贿的一个结果,故意造成企业“负债累累,无力偿还,借贷无门”的假象,给贱卖国有企业资产做铺垫。

  第二,用“改制”后会给工人带来无数“好处”的空头支票,欺骗职工代表,完成所谓“经职工代表大会同意”的“正常程序”。桂林市铁合金200多名职工代表,被厂领导召集“利用半天的时间对改制一事进行表决。然而职工代表当时并没有看到任何文件,只是认为‘企业改制肯定是对职工是有利的。’…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全厂200多名职工代表几乎全部同意了改制的决定。”,诱惑在先,陷阱在后。这跟当今的经济学精英们鼓惑人民大众,“新公有制”(实则私有制)会带来一个“共同富裕”的美好前景,是一样的伎俩。

  第三,雇佣“中介评估机构”,令国有资产大大缩水,2001年年底,桂林市铁合金有固定资产2.3个亿,是企业年审时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审核结果。而桂林铁合金厂的领导们为了贱卖自己的企业,聘请广西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资产评估”,结果是会计师事务所的评估员表示“厂房、设备、铁路总共是值一亿二。”,2001年年底还是2.3亿元固定资产,到了2002年4月份已经被评估到1.2亿元,桂林铁合金厂的固定资产经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缩水了一半。当然,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拿到了不菲的评估费,当前,在专制过程中,评估机构完全屈从于买卖双方的金钱利诱,沦为罪恶交易的帮凶,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过,广西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的砍刀虽然锋利,还是阕于无法再疯狂,砍到手软,也只砍去了一半。

  第四,寻求政府官员权利保护,完成黑箱交易,可以肯定的是,所谓康密劳公司根本没有购买1.2亿元国有资产的能力,它要的是空手套白狼,在某些政府部门和官员的参与和默许下,交易就算“既成事实”了。最后,连屁股都没有揩干净,因为不管会计师事务所怎么审计,桂林铁合金厂又想怎么卖,根据国有资产管理的相关规定最终必须向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申报,得到审核后方可出售,否则应视为非法转让。原桂林铁合金厂厂长蒋健民表示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当然审核了。”但桂林市财政局调查答复是“没有下核准书”。而且,部分原铁合金厂的职工以渎职和贪污的嫌疑向桂林市反贪局举报,要求检察机关查明这非法转卖背后存在的问题。然而反贪局把案子接了,人也下去调查了,总没有一个结果。根据知情人透露,反贪局的人员感叹道,这交易背后牵扯的人物太复杂,如果调查下去,反贪局人员“饭碗都保不住”,能够砸烂执法部门的人的饭碗的人物,是何等的“手眼通天”,这背后的腐败现实,昭然若揭。

  大肆鼓吹和推行国有资产的“产权交易”,究竟便宜了谁,我们这些年来已经看的很清楚了,我们必须正视在企业改制的大旗下孕育出来的罪恶,杜绝这些罪恶的发生,对已经发生的罪恶予以坚决的打击,对已经流失的国有资产坚决追回,还国有资产一个公道,还社会主义一个公道,还人民群众一个公道。

  第一,我认为必须对鼓吹企业转制中,贱卖国有资产的经济学精英们有足够的警惕,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在中国全面实现私有化为主导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从最基本的产权所有制入手,将公转私,将国转“民”(少部分民),只要能够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什么花言巧语都可以讲得出来,什么美好前景都能够描绘出来,他们是那些靠吸国有资产的血暴富起来的新贵们的理论家,从他们无原则地、肉麻地把这些吸血虫吹捧为“先进生产力”代表,就可见其立场。经济基础有了,上层建筑自然跟着来。

  第二,目前,必须对将要进行“转制”、“转卖”的企业的经营者,进行严格的审计和审查,要追问他们在企业购销环节,钱物使用环节,应收应付环节的一切问题和调查一切不正常收支,象怀疑嫌疑犯那样怀疑他们,还要严格审查他们的家庭、家族的个人财产。要追究他们为什么把企业搞到非要“卖”掉的地步,严重的要追究法律责任。发动广大职工群众,对他们在企业经营管理中的作为进行质疑,揭出他们的真实情况,找到他们贱卖企业的真实目的。对于转制后变成“新”的经营者或所有者的原经营者,更要多问一百个为什么,要翻旧帐。

  第三,必须对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官员,政府其它官员在转制交易中扮演的角色严加注意,特别要关注政府官员收受转制交易中双方的干股,原始股,甚至现金,高档、巨额礼物,特别是明显的贱卖国有资产的案例,首先追究主持部门和官员的问题,几乎可以肯定,凡是国有资产被贱卖的地方,政府官员,特别是主要官员,都逃不脱犯罪的干系。

  第四,严查交易的购买方,什么背景,资金从何而来,有没有资金,要调查其银行往来情况,是否突然冒出来大笔不正常的资金。要说明为什么要收购一个“濒于死亡”的企业,说明为什么不遵循“无利不起早”的商业准则。要提供详尽的企业发展规划,从法律关系上承诺必须负担企业原有职工的所有善后,总之,使购买国有企业的门槛是足够高的。

  第五,对于在转制过程中,充当贱卖国有资产交易帮凶的中介评估机构,进行坚决的打击,一经发现故意出具让国有资产缩水的评估报告的,先要其赔偿,赔它个倾家荡产,再追究法律责任。

  第六,由某些经济学精英们扯起的公有制企业改制的大旗,煽动的廉价出卖国有资产的黑潮,已经泛滥有时了,一批“抓住了机遇”的,“活跃的市场经济新兴力量”们,已经靠掠夺国家和人民的财富,成为了“先富起来”的新贵,而占有的财富和打下的关系基础,又令他们可以在新一轮的产权交易中占有更多的国有资产。目前,在主流的讲台上,几乎听不到其他的声音,只有一片“卖”声,我们呼吁党和政府必须正视这个问题,从理论上和实践上彻底清算这些年来在所谓“转制”中出现的大量经济、政治腐败事例,用事实说话,应该允许不同意见互相争论,甚至是责问,特别应该征求国有企业职工的真实意见。

  保卫国有资产,在目前的形势下,已经成为一个紧迫而艰巨的任务,必须从基本的经济理论和指导思想上予以高度重视,一个靠摄取国有资产,巧取豪夺,人为地生造出来一批“先富”的社会,绝对是一个不健康的,后患无穷的社会。如果等到国有资产大部分被瓜分,被私有化,国家连税收都无法保证的时候,就来不及检讨了,不信,看看2002年税收报表上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所占的比例、与私营企业所占的比例的比较就清楚了。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