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您现在的位置: 读后感 > 电影观后感 > 原创观后感 > 文章内容

《金陵十三钗》影评:与奥斯卡调情

www.duhougan.com 分类: 原创观后感 频道: 观后感 影评 阅读: 在线投稿

  金陵十三钗影评:与奥斯卡调情

  文/王小二

  南京大屠杀从来都是一个最具话题性的重大历史事件,2009年陆川的《南京!南京!》更是因其多重视角、人道主义精神等独特的处理方式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作为中国电影导演的领军人物,张艺谋从来都是不甘寂寞的,他以老当益壮之精力砍倒了陆川在《南京!南京!》里高举的复杂人性之大旗,并裹挟着无节制的煽情与色相绝尘而去。那些慷慨赴死的奇女子们,在经历影片隐去但却必然会发生的凌辱之后,无可避免地成为张艺谋与奥斯卡调情的道具。

  即便是现在,对绝大多数国人而言,南京大屠杀仍然是一块无法用除“惨绝人寰”以外其他任何词汇言说的伤疤。即使我们毫不怀疑陆川所呈现的“鬼子”具有人性存在的可能,但是在国人的民族情感里,“鬼子”的标签不是那么容易的就会被撕去,而张艺谋要做的却是用撕扯伤疤的方法将之暴露给观众,并伴之以煽情体验,以此营造撕扯过程中积累的痛和泪。

  影片沿用了传统抗战影片里脸谱化的“鬼子”形象,他们具有恶魔的性格,从见人便杀的士兵到伪善的日本军官,无一不是“吃人”的妖魔。但是定下人物性格基调之后,创作者却欲罢不能地尝试涂抹复杂的人性图景,张艺谋借用欧美二战题材影片中以音乐表现人物多层次性格的手法,试图展现日本军官丰富的人性面向,但是无论使用何等动人的钢琴曲与思乡之歌,这种早已烂俗化的表现方式在实际效果上都无法为影片中的日本军官作人性的注脚,毕竟影片从一开始就为所有日本人贴上了“非人化”的标签,扣杀了他们人性存在的可能性。如果说张艺谋在试图构建人性之后又亲手扼杀了人性的话,那么在这一过程中所形成的对“汉奸”形象的情感化塑造也失去了其昭示人性的魅力。影片中孟先生的暧昧性被提出来,从国族立场上看他无疑是汉奸,在伦理情感上他又是一个有爱的父亲。但是与《南京!南京!》中范伟所饰演的唐先生相比,孟先生在影片中被如此轻描淡写,他常常消失在叙事中,以蜻蜓点水的乏力姿态出现,始终无法深入探寻战争状态下丰富的“人”。

  同样失去魅力,甚至令人反感的是艳俗化地处理玉墨们的身体和赴死精神。不能不承认,一个根植于伤痛历史并且饱含深沉悲剧色彩的故事具备天然的感人力量,但是影片在制造感人效果的同时所夹杂着的却恰恰是对这些女子们的亵渎:衣衫不整的放荡、一而再地特写扭捏的肥臀再加上赴死前夜暧昧镜头下的香肩脊背,难道这便是女性之美?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光辉?毫不客气的说,镜头所把玩的仅仅是男性观众的窥视诉求,或者更是西方男性对东方女性丰乳肥臀的想象。作为冲刺奥斯卡的影片,我们不免要苛责地问一句:难道奥斯卡会只相信扭捏的屁股?

  如果说,上述这般展现符合妓女们的形象,并且反复表现是为了凸显和对比人性转变时的伟大,那么很遗憾,连同贝尔在内,影片中人物的转变均是如此突兀,缺少足够的情感铺垫。即便是一个钻进钱眼儿里的浪荡美国青年在神父袍的装点下引爆了人性光辉,那么秦淮女子们又是基于怎样的情感去替人赴死呢?更何况她们与女学生之间本就存在脏净尊卑的激烈冲突。而女学生们又如何接受了这般生命的馈赠?黑格尔论及希腊悲剧时曾说:“当两种同样伟大的伦理力量——人伦和国家,产生矛盾时,人要做出抉择是最痛苦的。”同样,当伟大的人格、生命与拯救、商女不知亡国产生矛盾时,影片竟然没有展现抉择时的情感力量,而是将仅有的情感指向轻盈镜头下回光返照似的“快乐”人物与煽情包装下的冰释前嫌。色彩斑斓的教堂玻璃映照着庄严,上帝以死昭示的平等却又在坑脏与洁净的身体对比中烟消云散。

  在这一情节链条中,不当的俗烂情节运用暴露了张艺谋“廉颇老矣”的叙事能力。豆蔻等二人冒死回妓院的段落虽然成为揭露日本军人丑恶暴行的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也能在事实上引起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但是之前还躲在地窖的她们又是如何具有了面对教堂之外可想而知的暴虐的勇气呢?又如何给那位寻耳坠的女子以合理的动机呢?诸如琴弦、耳坠、小猫等物件,在影片所表现的极度饥渴的日本鬼子和恐慌失序的南京城面前,成了创作者用以展示爱、美、情、希望等诸般美好的道具。且不论其本身有没有真实感,即便是观众相信美好的存在,但是这些零碎可否成为情感的指代,又能否担负起推动叙事的重担?

  在赴死的前夜,历史与人物的悲怆变换成了吸引眼球的跨国床戏,玉墨与约翰之前种种调情与暧昧的情节张力如同故事本身一样终结于悲剧,而该片在宣传中所极力渲染的激情床戏也在此刻沦为笑柄。所谓的战争史诗,所谓的侠义血性,如此不堪一击,历史的沉重与人物的精神魅力终也抵不过与奥斯卡调情而来的高潮迭起。

  或可宽慰的是,张艺谋仍然是那位将光与色彩带入情感的人,从《红高粱》开始,浓墨重彩的光影镜头成为他最具标示性的风格,即便是被国人唾骂的《三枪拍案惊奇》,也仍然身披一袭光影的华服。考究的光影布撒于南京的惨景,流连在象征救赎的教堂,庄严而神圣。那场激烈的战斗场面同样堪称精彩,粗粝的影像下涌动的是最具有民族血性的抗争,而当我们在茶余饭后讨论黄海波、聂远、窦骁等演员是否真的在其中出现过时,也才真正感觉到影片中这般对生命稍纵即逝的处理方式,实则更凸显了战争的残酷。以此来看,张艺谋不单单能将历史传奇化,也能够将真实感带给观众。另一段让人从溢出的俗艳煽情中沉静下来的是十二位秦淮女子端庄而灵动地吟唱吴侬软语,虽是一曲博客人一笑的《秦淮景》,但较之前流连于肥臀香肩的镜头,却异常纯净庄严,她们既唱出了女人的妩媚,又舞动出了如秋叶之静美的赴死决心。

  张艺谋到底也不是纯粹的艺术家,6亿元的投资压力,义无反顾“冲奥”决心,在如此强烈的功利心驱使下,原本应该庄重的历史目光始终游走在女子摇曳的身段上,沦为把玩和调情的工具。我毫不怀疑影片激发观众感动情绪的能力,毕竟情感化的处理方式最容易成功消费观众的眼泪。但是面对历史,今人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态度呢?或者我们不去触碰,仅让伟大的女子血性成为文学里的想象和历史悠远的回音,若是执意选择打开这份神圣与庄严,那么请先保持一颗同样神圣与庄严的心。

读过本文的网友还读过: